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穿越重生)——一世华裳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作者:一世华裳
 
  文案:周黎穿进了一本甜宠文里
  甜宠文讲的是病娇男主变成狗,被小混混虐待,后被女主所救,和女主终成眷侣的故事
  周黎命不好,穿成了那位虐待动物的小混混
  他穿过来的时候,一脚正踩在狗头上
  看着奄奄一息的狗,想想男主的人设,他发现自己和“当场去世”只隔着这么一条狗的距离
  感谢loge零大大赐的封面~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穿书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黎 ┃ 配角:季少宴 ┃ 其它:小甜饼,HE,沙雕
 
  作品简评:周黎穿进了一本甜宠文里,甜宠文讲的是病娇男主变成狗,被小混混虐待,后被女主所救,和女主终成眷侣的故事。可周黎命不好,穿成了那位虐待动物的小混混,他穿过来的时候,看着奄奄一息的狗,想想男主的人设,他发现自己和“当场去世”只隔着这么一条狗的距离,一场救狗保命活动就此开始……本文文笔幽默,人物刻画生动,剧情设计巧妙,随着剧情的展开,穿越的真相也渐渐揭露,引人入胜。
 
 
第一章 
  周黎单手撑着下巴,盘腿坐在墓前。
  墓碑上是他的照片,角落刻着句诗,写的是“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狂得不行。
  这是他心血来潮从网上搜的,打算用作墓志铭,和好友商量时不幸被他爸听见,被从病房一路骂到了电梯口,差点不给饭吃。
  结果他爸还是给他刻上了。
  他和病痛做了两年斗争,医生说他还能活三个月。
  他于是做了三个月的计划表,可惜连一个月都没活满,原因是在街上看见一个小孩要被撞,千钧一发推了一把,就变成了他被撞。
  不过他反正是要死了,临死前能救个人也不亏。
  就是现在的情况有点超乎意料。
  他没有抢救、葬礼和火化的印象,被车撞完,恢复意识时就已经到了陵园,骨灰也已经被埋了,他被迫在旁边观看了亲朋好友和他道别的全过程。
  这事他们彼此早就有心理准备,如今想再多都心塞,他只能往好处想,比如父母都有各自的家庭,也都过得挺幸福美满,人生那么长,丧子之痛早晚会过去。
  他该关心他是怎么回事。
  在他的“常识”里,这世上哪怕有鬼也不会青天白日的出来,能大白天出来遛弯的都是厉鬼。他自认为生前活得特积极向上,被车撞了也没什么怨气,拒绝加入厉鬼的队伍。
  再说放眼一望,整座陵园就他一只鬼,实在不正常。
  难不成还有个新手保护期,允许新鬼在白天嗨皮个一两天的?
  周黎脑洞大开,越想越多。
  等他想到轮回可能要摇号或抽卡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脚步声,侧头一望,见一大一小走过来,停在了他的墓前。
  他打量一眼,一个都不认识,嘴里那句“走错了您嘞”刚要往外蹦,便见小男孩把花一放,对着他的墓碑一鞠躬:“谢谢你救了我。”
  周黎一愣,笑了。
  当时情况紧急,他压根没留意对方长什么样,现在细看一下还蛮可爱的。
  他笑道:“不用谢,走吧。”
  小男孩自然听不见,摘下了脖子上的玉,奶声奶气道:“这个送给你。”
  这块玉的水头很足,有拇指大,不圆也不方,像片花瓣。那上面刻着个字,也不知用的什么字体,周黎看了好几眼都没认出来。
  他见小孩在男人的建议下挖了一个小坑埋玉,忍不住道:“心意领了,这个就算了……”
  他劝到一半,想起人家听不见,干脆闭嘴。
  小男孩认认真真埋好玉,和男人一起对着墓碑连鞠三躬,离开了。
  四周重新安静,除了周黎,一个鬼影都没有。
  山风穿过碑林,花簇簌簌轻响,裹着夏末的味道。
  周黎离不开这块方寸之地,默默追忆完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就没事干了,四下一扫,看见了放在碑前的小说。
  小说名叫《二哈结缘》,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的。
  起因是他问起小妹将来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小妹“噌”地就掏出了这本书,表示要按照里面的男主找,并大力推荐他看看,说是特别甜。
  他于是带着研究未来妹夫的态度翻开了它,可惜到死都没看完。
  小妹大概也是想起了这一茬,便把书放在了墓前。
  周黎伸出手,察觉指尖传来明显的触感,竟是能碰到书。
  他眨眨眼,没等反应过来,突然感觉一股力道按着他的后脑往小说撞去,力气极大、速度极快,根本不给人反抗的余地——幸亏他死了,这要是还活着,肯定会被再撞死一次。
  他眼前一黑,回神后便见自己站在一条杂乱的小巷子里,右脚还踩着一个东西。
  他低头一看,是条二哈。
  二哈灰白相间,还是幼崽,正狼狈地躺在地上死死地盯着他,但似乎已到强弩之末,那目光只坚持了两三秒就涣散了,无力地闭上眼。
  周黎吓了一跳,急忙收回踩着狗头的脚。
  与此同时,身后有人拿着手机跑过来,说道:“鹰哥,二哥说他看见宋莺时了!”
  宋莺时?
  名字有点耳熟……不对,这是哪?
  周黎想起之前在陵园的事,猛地意识到什么,一把夺过那人的手机,确认了一遍微信上的内容。
  宋莺时,果然是这三个字。
  三月莺飞燕舞,百鸟啼鸣,也被称作为“莺时”。《二哈结缘》里的女主是三月生的,便以此做了名字。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刚刚踩的二哈是男主。
  周黎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狗,没空细想这光怪陆离的事,把手机扔回给同伴,抱起狗就跑。
  同伴一惊,追上去:“鹰哥,你要干嘛?”
  周黎道:“这附近有个宠物医院对吧?带路。”
  “啊?”同伴不理解,“你要救它?”
  周黎道:“别废话!”
  同伴听他语气不对,不敢再问,一头雾水地给他带路。
  五分钟后,二人到了宠物医院。周黎大步冲进去,把狗放在了前台。
  说是前台,其实和小超市的收银台差不多大。
  小诊所像个麻雀,五脏俱全,东西塞得满满当当。
  左边墙立着三排笼子,大概被生人的气息惊动,一条狗立刻狂叫起来,中气十足,另一条被带动得跟着叫,还带着奶音,锲而不舍的,紧接着不知哪层的猫大爷嫌吵,不满地“嗷”了声,本就可怜的小店顿时更显拥挤。
  店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护士一个医生。
  二人没空安抚这一屋子的主子,只看一眼二哈的情况便急忙把它抱到了诊台上。
  周黎站着没动。
  五分钟的路程,足够他整理思绪,也足够他消化完人物资料。
  是的,人物资料。
  他不清楚是这具身体残存的记忆,还是那股未知力量给他的照顾,总之在他往前跑的时候,脑中自动就注入了人物过往,这让他彻底确认自己是进了《二哈结缘》。
  难道是他早死了两个月,老天看在他做好事救人的份上,又给了他一次“活”的机会?
  周黎想来想去也想不通,便不想了,准备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二哈结缘》的男主名叫季少宴,是个样貌好、成绩好、脾气好、家世好的“四好”生。
  母亲去世后,他的父亲扶正小三,小他一岁的弟弟不甘总活在他的阴影下,便趁他车祸昏迷,偷了自家舅舅正在试验阶段的技术,给季少宴做了脑电波折射,把他的脑波长投射到了狗身上。
  两个物种间能这么搞,实在很扯。
  作者可能也这么觉得,便补充和胡诌了不少专业词来解释,周黎当初基本没细看,反正这是设定,作者想让男主变狗,再怎么不合理也得认。
  而小说,就是从“变狗”的这一幕开始的。
  季少宴的脑波长或者可以称之为灵魂的东西进了狗身,从昏迷的状态里苏醒,察觉情况不对就跑了,不幸在逃跑过程中受伤,筋疲力尽时遇见了周黎正在用的这个壳子。
  这壳子姓钱,名叫钱立业,是个小混混,看见哈士奇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它卖了。
  但人们不瞎,能看出它有伤,所以都不愿意买。钱立业想过治好它再卖,结果一咨询,得知看病的钱可能比卖它的钱都多。他一时生气,加之心情不好、精神方面也有点问题,便开始虐狗了。
  钱立业喜欢女主宋莺时。
  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他得知了宋莺时的消息就扔下昏迷的二哈走了。几分钟后,阴差阳错避开他们的宋莺时恰好路过小巷,看见了可怜的男主,便抱着去了医院,自此拉开一个爱情故事的序幕。
  周黎虽然知道截女主的胡不太地道,但为了小命着想,他不得不这么干。因为季少宴是个狠人,表面看着挺温柔,实则心比谁都黑。
  季少宴小时候被绑架过,母亲在他面前被绑匪亲手撕票,导致小小年纪就受到了心灵重创,走的是“美强惨”的人设。
  但人家“美强惨”一般都是自己惨。
  季少宴不是,他是美强……以及让别人惨。
  周黎生前刚好看到季少宴的灵魂回到原身,要开始报复钱立业了。那已经不单是身体上的报复了,他还要把钱立业的精神世界完全摧毁掉。
  周黎不清楚自己能在这里待多久,但把一辈子的可能性考虑了进去,自然不能眼睁睁地作死,只能先把季少宴治好,力挽狂澜刷一波好感度再说。
  不过如今有一件棘手的事:他没钱。
  周黎查看完微信和支付宝的余额,默默看向同伴。
  同伴染着一头小黄毛,正伸着脖子往诊台看,几秒后察觉到他的视线,转了回来。
  周黎的脸难得有点热。
  他堂堂周家大少,没想到竟也能有今天——全部的零花加一起只有五百多块。
  他问道:“有钱吗?借我点。”
  同伴秒懂,痛快地掏手机给他转账:“我只留五十,其他的都给你。”
  周黎顿时感动。
  别看这也是小混混,但人家做兄弟讲义气啊!
  他打开微信,点了红包。
  只见消息框一弹,占据了中央屏幕。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8. 37元
  已存入零钱,可直接消费
  周黎:“……”
  狗屁的兄弟,他的感动不值钱。
 
 
第二章 
  五百加个八块三,显然没卵用。
  就算把小黄毛那五十加进来也是杯水车薪。
  小诊所虽然看着挺亲民,但周黎估摸这点钱应该不够。
  他叹了口气,在猫狗的交响乐下理了理人物资料,知道找家长没用,便厚着脸皮点开了名为“做兄弟一辈子”的微信群,准备来个集资,这是目前唯一的法子了。
  群里共八个人,都是逃课打架的好手。
  这群小崽子的家庭条件差不多,有两家甚至还吃着低保,原主能成为他们的老大一是因为人狠,二则是因为他是他们当中最有钱的。
  周黎想想那两个低保户,脸更热了,用了他最大的诚恳补充道:“你们别勉强,量力而行,不够我再想办法。”
  小混混集体震惊。
  他们鹰哥向来两句话不对就开骂,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
  不行,不能让鹰哥受这委屈!
  几人义气上头,纷纷掏钱。
  其中第二有钱的那位当场甩出二百的巨款,剩余的人几十的掏,连属葛朗台的小黄毛都又掏了十块,八个人就这样凑了一千多块出来。
  周黎有些感慨,第一次知道一千块竟然有分量,回复语言:“谢了,开学后哥翻倍还你们。”
  小混混们自然不要,语音和文字快速铺了满屏。
  什么“这点钱还值当还”“跟兄弟见外了不是”“是兄弟就别提钱”……明明都是十几岁的小崽子,嘴上一套一套的。
  周黎原本还有点不好意思,这时也不由得乐了,没忍住和他们贫了两句,听见医生喊他,连忙走了过去。
  片子出来了,左前腿错位,肋骨裂了一根,其他都是皮肉伤,开了药膏,另需挂个点滴。
  林林总总加一起将近九百,周黎在小黄毛肉疼的目光里付了钱,接过护士递来的塑料凳,道声谢,认命地守着某位大爷输液。
  小护士见他还蛮懂礼貌,忽略他一头的红毛,问道:“这是你的狗?”
  周黎道:“不是,在垃圾桶旁边捡的。”
  小护士顿时气愤:“这些虐狗的简直不是人!”
  周黎道:“可不是,太丧心病狂,这么萌的狗也下得去手。”
  小护士道:“早晚遭报应!”
  周黎附和:“对。”只是这报应为啥让他尝?
  小护士道:“唉,幸亏遇见了你们。”
  周黎道:“没办法,我这人心眼好,见不得小动物受难。”
  小黄毛:“……”
  哈喽?鹰哥你是不是失忆了?
  周黎随便聊了几句,开始咨询养狗的注意事项,听得十分认真。
  小黄毛看不懂,便老实地当个透明人,等到小护士去照顾其他主子才好奇问:“鹰哥,你打算养它?”
  周黎道:“暂时养。”
  小黄毛顿悟,这是想养好了再卖。
  他立刻急了,葛朗台属性爆发:“可这……这不划算啊,得复诊,还得买狗粮打疫苗,万一它伤好了又长大了点,没人愿意买这么大的狗,不是死赔吗?”
  周黎教育他:“你不懂,这世上有些事不能只用金钱衡量,还得看别的。”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