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温柔(GL百合)——白浅予

   《你最温柔》作者:白浅予
  文案:过气花xN金影后,双舞者。
  过气艺人覃宣在一次晚会上跳了影后江离鹤成名自编中国舞“梦里千山”,登上头条,热度蹭得飞起,隐隐有翻红趋势。
  影后经纪人暴怒,势必要让这位十八线知道什么叫“隔位如隔山”,而影后面沉如水,竟然在热搜微博下点了个赞:“不用,她是我前女友。”
  ——
  有一次晚会后,众人离场,灯光落幕,老干部江离鹤一个人悄悄捡起了粉丝扔上台的“宣鹤”手牌。
  如她的爱,静默深刻。
  作品简评:过气艺人覃宣在一次晚会上跳了影后江离鹤成名自编中国舞“梦里千山”,登上头条,热度蹭得飞起,隐隐有翻红趋势。经纪人气得浑身发抖,势必要让这位十八线知道什么叫“隔位如隔山”,而影后面沉如水,竟然在热搜微博下点了个赞:“不用,她是我前女友。”故事关于回首,关于破镜重圆,可以为了她站起来,亦可以为了她放下。
  她本能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她。”覃宣内敛坚强,热情勇敢,她在发现自己喜欢上对方以后,能有勇气去表白,和江在一起之后,也并没有完全舍弃自我,可见她心性之坚定。之于梦想,她在娱乐圈经历了大红时期,这里面可能有她对梦想的执着追求,她和女主的重逢是必然的,因为她们依旧彼此羁绊,相忘江湖不如相濡以沫,这应该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覃宣,江离鹤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我跳
  央视某国际晚会的后台,一片混杂,人来人往,忙成一锅粥。
  这种量级的晚会,邀请到场的明星有近百人,其中不乏正当红的流量小花小生以及老一辈的演员歌手,后台里,记者们正忙着见缝插针,想着随便拉一位到场明星做采访,写出来的报道便也有人看了。
  助理们忙着跑来跑去,化妆师们提着箱子亦步亦趋,只有一个人搬着凳子坐在角落里。
  覃宣低头看着只有两页纸的台词,翻来覆去地默背,甚至还往纸上做了五颜六色的标记。
  她的气质外貌不容忽视,哪怕只是安静坐在最角落里,也会有新进来的人一眼注意到她,再然后看到她的脸,迅速移开视线。
  不认识,一点都不红,就根本没有打招呼的必要。
  “诶,彩排的时候都过了,别看了,歇会儿。”
  经纪人徐丽走过来,推了推她的手肘,好心劝道。
  “没事,我再看一看,别出什么岔子。”
  徐丽嗤笑一声:“能出什么岔子,就三分钟,台词不到五十句话。”
  覃宣手上翻页的动作顿了顿,一言不发。
  徐丽这才意识到自己快言快语说了什么,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头发:“额,你别介意哈,我不是那个意思。”
  覃宣点点头。
  她怎么会介意呢?她又不是那个刚出道,什么都不懂的她了。
  覃宣,十九岁出道,二十岁成为当年女流量,风光一时,然后二十一岁因为犯错被公司放弃,被半雪藏的第二年,就已经过气,今年是她二十四岁,是娱乐圈女明星最好的年龄,也是她被雪藏的第四年。--*--更新快,无防盗上.-*---
  从出道一直跟着她的经纪人徐丽求遍所有人脉,才好不容易给她抢到这样一个晚会的表演名额——在一个家庭伦理小品中,饰演一个得理不饶人的恶毒女配。
  覃宣用心把握机会,可她也实在没有什么机会,又怎么会有不合时宜的负面情绪呢?
  见艺人脸色如常,经纪人徐丽也松了口气,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肩。
  “还有两个小时才到你,吃点什么?我帮你点外卖。”
  别的明星出席这种大型晚会,都会有专门的保姆车,助理,化妆师,造型师陪同,吃穿不愁。徐丽则是身兼数职,集经纪人,助理,化妆师,造型师于一身。
  央视后台警卫很严格,外卖小哥不能送进来,如果要点,只能麻烦徐丽在外面的大广场上等着。
  还有半小时晚会正式开始,到时候忙碌起来的人更多。
  “不用了,我不饿。”
  其实她真的有些饿了,但并不忍心让徐丽为她忙碌。
  “行,那咱们坐这儿等一会儿。”
  晚会开场几个节目根本与他们这些不当红、没地位的明星无缘,哪怕她参演的小品中有几个老戏骨,小品节目也被安排到了晚会中期,正好是收视最疲软的时候。
  徐丽端着装有热水的一次性纸杯再次走过来,坐在她身边,递给覃宣。
  这里是一号休息室,大约有二十多个明星在这里准备,覃宣骨子里不喜欢太喧闹的地方,揉了揉眼,身子渐渐染上倦意。
  门忽地被打开,走进来两个穿着黑色工作服,像是主办方的人,戴着扩音器,急匆匆说道:
  “打扰各位老师了。”
  “因为跳开场舞的老师出了一点状况,实在是来不了,沈主席过来让我问问各位,有没有会跳中国舞的老师,可以上去替代一下,救一下场的?”
  其实这样大型的晚会,一般会准备录播的,这样的话,一旦表演者出了什么意外,也不会对电视机前的观众产生多大的影响。
  今天的晚会也本该如此,谁知晚上时候突然到场几个重要人物,上面也下了命令,说毕竟是央视晚会,不同于一般的地方台晚会,最好还是要直播。
  两个工作人员很急。
  “沈老师说了,只要是中国舞,选个人最拿手的即可,不必非要跳规定的曲目。”
  在场的明星却没几个搭理他们的。
  临时顶替表演,说来简单,其实风险很大,更不用说这种晚会的开场舞,如果出了什么差错,闹出笑话,会被业内专业人士直接否定业务能力,也没有什么人会再给你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能被邀请来此的明星,除了覃宣,都是有一定受众群体的,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救场,更何况,几乎所有大型晚会的开场舞都要求舞者十分深厚的舞蹈功底,这些明星们都很聪明,没有金刚钻,谁会主动揽瓷器活?
  工作人员很急,道了歉关了门,急匆匆赶往下一个休息室。
  覃宣不知不觉坐直了身子,长眉蹙起,右手身侧握成拳头。
  “宣啊,我记得,你不是……跳中国舞出身的吗?”
  “嗯。”覃宣点头。
  徐丽一拍大腿,“那还等什么?我马上去给你说!”
  说到中国舞,覃宣再有资格不过。
  她六岁学中国舞,苦修十二年,十八岁以专业第一成绩考上北舞,大学老师曾经说过,如果她不进入娱乐圈,可能将来会成为一名舞蹈艺术家。
  也因为如此……她在当年,一眼吸引了江离鹤,江离鹤会对她青眼相加。
  可是覃宣已经很久没有在舞台上跳过舞了,她有一瞬间的犹豫。
  “这是绝好的机会,宣啊,马上你的最后一部网剧也要上了,不趁此机会炒作一下,哪儿来的话题度,到时候连影音视频app的推荐位都上不去,怎么办?”
  “这可能就是你这辈子最风光的一个舞台了。”
  徐丽一连几个问题问的很急,甚至心直口快,说出了很伤人的话。
  覃宣仿佛真被这句话而刺到,她咬了咬腮帮子,下定决心:
  “好,我跟你一起去。”
  覃宣穿了简单的衬衫黑裤,明明是极为普通的打扮,却因为常年练舞,腿长腰细,一起身,在人群中显得极为扎眼。
  两人刚一起身,就有五六个记者也跟着起身,迅速扛起摄像机、拿起录音笔——
  然后一起无视覃宣,直直忽略覃宣,一起扑向休息室里也站起身准备彩排的正当红小花。
  覃宣瞟了一眼,神色如常,眉目清淡,转身走出了休息室的门。
  现在最主要的是争取到开场舞的机会。
  徐丽说的没错,她的确是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能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能站到江离鹤有可能看到的舞台,跳她的中国舞。
  除了所有这次机会带来的流量以外,还有真正让她动摇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想让江离鹤看见,曾经没有让她看见的《梦里千山》。
  无关其他,那是她的一个遗憾。
 
 
第2章 她的舞
  没几步,她们就找到了正拿着扩音器急得不住流汗的两个工作人员。.
  “您好,我想参加开场舞表演,您看可以么?”
  覃宣开门见山,不卑不亢,让人好感倍增。
  “真的?”工作人员眼前一亮,如获大赦,忙领着她们来到一间舞蹈训练室,做了个请的姿势。
  覃宣轻叩了门,里面传来一道女声:“进。”
  她侧身进了门,看清面前的人后,率先低头,认真鞠了一躬。
  坐着的是中国舞协的副主席沈莹,她在艺术界声望极高,享受国家津贴,桃李不计其数,在北舞时候,覃宣曾经上过她的大课。
  “沈老师好。”
  沈莹已近中年,教过无数学生,虽说记不清有覃宣这么一个,但毕竟对方能唤她一声老师,也让她对来人升起了丝丝好感,因为着急而阴沉的脸色也缓和下来。
  “北舞毕业的?”
  “嗯。”覃宣乖巧地点了点头。
  “学了几年?”
  “六岁开始跟妈妈学舞,今年二十四岁。”
  覃宣笑着答道。
  她六岁学舞,一开始压腿,下腰,劈叉的时候,疼的哇哇大哭,后来小小的覃宣才慢慢喜欢上了舞蹈,又学了芭蕾,古典舞,瑜伽……
  跳舞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说起这些,她的人也跟着自信起来。
  “嗯,很好。原定的跳舞老师,因为堵车,人现在还在密云,应该是赶不及到了。你也不用跳她定的曲目,选一个你自己最有把握的即可。”
  在这种晚会上的舞蹈,动作一定不能太过简单,而对于一个舞者来说,哪怕她的舞蹈功底再好,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就学会别人所编的舞蹈。
  沈莹原定的舞蹈是《雨打芭蕉》,这一舞不艳俗不常见,观赏性极高,一定会让观众眼前一亮,谁知表演者却出了岔子……
  捉奸未遂,人在城外,根本赶回不来。想到这位她的得意弟子,沈清莹气的不轻。
  只有让覃宣选一个她最拿手的舞蹈了。
  “好,沈老师。”
  “等等,你先做几个舞蹈动作。”
  虽然时间紧迫,但沈莹也不能盲目以次充好,随便抓一个就顶替上去,她也需要考察一下表演者的功底,如果太差……她宁肯让晚会取消节目。
  覃宣点点头,知道沈莹这样的要求合情合理。
  这里是一间舞蹈训练室,地板干净光滑,一侧有一整个墙壁大的镜子,另一侧靠窗,有舞蹈用的把杆,覃宣知道时间紧迫利落脱掉身上驼色大衣,递给一边等着的徐丽。
  她惯常喜欢穿有弹性的黑色裤子,是她这么多年练舞的习惯,所以没有必要换专业的舞蹈裤,只要脱掉大衣即可。--*--更新快,无防盗上.-*--
  覃宣站在把杆前,看着镜子里白衬衫黑裤的自己。
  一点都不陌生。
  然而她很久没有这样为一首舞认真准备过了,上一次,还是在她没有过气之前。
  覃宣深吸一口气,将腿放到高度最大的把杆上,简单压了压腿,转了转关节,活动了手腕。
  “我可以开始了吗,沈老师。”
  沈莹微微有些诧异,一般热身这么快好的,想必一定是每天都在进行基本功的训练,看她的样貌,应该是哪个自己不知道的流量明星,在浮躁的年轻明星里,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不错了。
  “好。”
  训练室里还有不少人,有工作人员,有舞台负责人,有专业的指导老师。
  覃宣站定,助走两步,腿部发力,身体腾空而起。
  她双臂微张,手不撑地,两条笔直柔软的腿在空中打直,近一百八十度,腾空画圆,头部定点纹丝不动,前空翻落地后,依旧淡定优雅。
  一个近乎完美的“云里前桥”。
  云桥是很出名的舞蹈动作,因其视觉体验极佳,舞者能做出云桥,必定会伴随着一片掌声,而想要做的好,必须要有背腹肌力量,控制力,爆发力,弹跳力,缺一不可。
  很多专业的舞者,也仅仅能做侧空翻,或者手撑地的一般翻跟头,根本不能做云桥。
  云桥对腰跟膝盖的损伤很大,并且随着舞者年龄的增长,这个动作会越来越吃力,可覃宣今年二十四岁,这样的动作依旧做的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而她选这样一个动作,足见诚意。
  “好!”
  训练室里有几个伴舞拍手鼓掌,忍不住喝彩道:“我从没见过做的这么美的云桥。”
  覃宣心里忽然想到那个人的云桥……她蹙起眉头,把心里的徒然升起的怀念感打消。
  “好,做得好,小覃,就靠你了。对了,你打算选哪一支舞,我立刻去准备。”
  沈莹也非常满意,当场就把这一重任交给了她的桃李。
  覃宣先道谢,接着一字一句吐出那默念了无数遍的四个字:“梦里千山。”
  训练室低语声渐渐停了,重归一片安静,似乎都在等着沈莹的发话。
  《梦里千山》,是有一年春晚开场时,影后江离鹤跳的自编中国舞,观赏性极大,难度极高,因为如此,当年二十岁的江离鹤一舞成名,《梦里千山》也作为独舞,写进了舞蹈教材。
  但因为这支舞难度极大,一般舞者都不会选跳,也曾有人选跳过,但与江离鹤版本成云泥之别,有江离鹤珠玉在前,其他人不敢不自量力,导致后来此舞虽然出名,却基本不会在公开晚会上出现。
  “小覃,你确定吗?”
  沈莹不太确定。
  “嗯,请您帮我准备吧。”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