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旧(古代架空)——漓氏明轩

 =================
书名:长旧
作者:漓氏明轩
晋江2019-09-08完结
 
文案
未为仇敌,何为爱人?若是倾心,亘古不变。
万家灯火通明,长夜无人作伴,便小饮一壶浊酒,念及长年旧人。
 
心狠手辣爱撒娇攻·小心翼翼深情受
先出场,有名字的是攻,先有名字的是攻,先有名字的是攻。
平时:周日下午更新,周六不定时更新
假期:隔日更新,节假日偶尔双更
 
内容标签:强强年下情有独钟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陌,墨轩┃配角:墨秋凉,容曙,付渝,卫宪┃其它:互相依赖,生死相依
==================
 
  ☆、第一回  折梅(壹)
 
  祉国终年严寒,常年飘雪,隆冬时节,滴水成冰,夜宿街头,晨则非命。
  只要是为了你,只要是帮助你,我愿为嫁衣。
  容陌刚刚退了早朝,在太监总管林生黎的带领下,准备回东宫休息,待午时入演武场习武。
  祉国的家训一向严格,纵使容陌之心不在于习武,更愿意随着卫宪参与政事,也不得不训练。
  虽然身为男子,没有人会不喜欢冷兵器,热衷于上场杀敌。
  但容陌用不上,或说他自认为用不上,祉国现在国泰民安,与边疆众国相处得还算良好,虽散国联盟常常冒犯,但也不至于开战。
  而当容陌途经御花园,却见园中的莲花池旁,坐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墨发披散于白雪之下。
  这般寒冷的天气,他的长发上竟未结出霜花。
  看她许久都不曾动弹,容陌不禁嗤笑,这怕是哪位心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宫女,为博得皇上关注,而不惜以身体为代价,而期望皇上偶尔途经此地,便可一夜承欢,大大风光一把。
  虽然父皇自母后去世后,就不曾纳妃,但终归还是有人心怀着一点代价,就会一生荣华富贵不忧的心思,伤感这里来找死。
  虽不愿可怜那人,但毕竟明面上是宫中的侍女,而且自己也乐得给父皇找罪受。
  也罢,就助她一回吧:“林公公。”
  前方低头走路的林生黎转身,暗含不慊地乜了他一眼,“太子殿下,唤本公何事?”
  他一向不喜如今当政的三皇子一脉,他也一直不懂他最为支持的七王爷为何对这个未满十三的孩子如此上心,正如他不懂为何皇位不是由七王爷继承,而是由当今皇上身坐龙椅,掌握天下之人的性命。
  “池边有一个人。”容陌伪作天真浪漫的模样,向那名“妃子”努努嘴。
  林生黎不在意地转头一瞥,却忽然瞪大双眼,慌张地解下身上的披风,向园中,大叫道:“七王爷?您怎么在这儿?如若皇上知晓您受了寒,奴才应如何交代?”
  七王爷?容陌眸色微黯。
  要说这七王爷,可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胞弟,本名墨轩,——他自从当年夺嫡失败后,就改为母姓,连同其妹,一同唤作“墨”姓。
  他平日简居府中,一直不曾出过王府,即使已经过了参政年龄,也不曾出现在人们眼前,而对此,朝野上下竟无人诧异。
  这还是他首次在宫中遇到这位据说是先皇最为器重,也是最为疼爱的王爷。
  而他们之间,容陌默默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之间隔着的血海深仇。
  而虽然如此,就在先皇驾崩前几个月,先皇不知为何却立了当今圣上为储君。
  民间众说纷坛,有一种说法说是当初,也就是八年前,七王爷十一岁时,应有官员检举皇上与其有染,七王爷为辟谣明志自剜双目,并承诺自己永不为官,从而失去了皇位。而他当时仅满五岁,对此不甚了解,也鲜少有人非议。
  只是,七王爷因此背上了狐媚惑主的艳名。
  还有另一种说法,则是因为七王爷本身就不是皇上的血脉,毕竟前皇贵妃入宫时,他就已年满三岁。
  容陌私自觉得还是第二种说法更为靠谱。
  “林公公。”听到了林生黎的叫声,墨轩转身,微微一笑,称得他的脸越发艳丽,只可惜眼前蒙上了一层白布,遮住了那双多情的丹眸,也令人看不出那人眼中的情绪。
  “七王爷,您自幼体弱,怎可在此歇息,漫天大雪,您却如此淡薄的一袭白衣。”
  “凉儿一直吵着要看雪,刚才又不知到哪儿追捕宫中豢养的雪兔了。”墨轩无奈地笑了笑,但语气却不含埋怨,有的只是兄长对调皮的妹妹的疼爱与纵容。
  但,不知为何,容陌总觉得他在听到“自幼体弱”这个词之时,神情无端黯淡了几分。
  “皇兄,我哪里是不知到哪了,我明明就一直在附近的草丛徘徊着,总算给我逮着这孩子了。你看,我抓到雪兔哩!”
  少女活泼娇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渐渐近了,带着些许埋怨。
  “皇兄”?
  那这人竟是墨秋凉了?
  容陌颦蹙,又是宫中一位奇闻异多之人,也是皇上唯一一位,幸存的胞妹——长公主墨秋凉。
  她自幼天赋异鼎,三岁习武,五岁吟诗,六岁善木工,八岁,也就是八年前与其兄一同不见踪迹,但关于她的“怪才”名号依旧不减。
  “皇兄,”墨秋凉仍带有几分少女特有的青涩稚嫩的脸庞从树梢间露了出来,白皙的双颊被风吹的红扑扑的,额角还沁着一层细汗。
  她的怀中抱着一只通身雪白的小兔,“皇兄,本宫与你一同养她吧。”
  “凉儿,本王的王府中早已满是你豢养的奇珍异兽了。”
  墨轩头疼地看向了墨秋凉手中的兔子,揉了揉额头,想起了自家庭院中的鸡鸭猫狗,个个都是街上随处可见的家禽宠物,墨秋凉却养得格外细致。
  听到这句话,墨秋凉不满地撅了噘嘴,失望地放下雪兔,双眼向后随意的一扫,恰好看到一旁准备了离开的容陌,便拽着他的手,(“放开孤”)兴奋的发问:“那养他怎么样?”
  墨轩唇角微扬,欣然同意:“好啊。”
  “七王爷,又下雪了,该走了,否则又要着凉了。”
  林生黎忍不住咳了一声,出声提醒。
  顾及着墨轩的身体,墨秋凉只好不舍地放开他,伸手拉起墨轩,转身离开。
  林生黎也领着容陌,缓缓走回东宫。
  “皇兄,你要找的应该就是那个孩子吧。你说说你,喜欢谁不好,偏偏是喜欢一位名义上的‘侄子’的十三岁少年。还是那人的孩子,他究竟有那点值得你上心了?”
  墨秋凉抚摸着终究还是带回来的小兔,微垂眸发问。
  “凉儿,不必再说了,”墨轩出声喝止她,苍白的双腮泛着几分红晕,笃定开口,“只要是他,于本王而言足矣。”
  墨秋凉听了这话,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心里还是为他不值。
  她的皇兄挺好的一个人,可惜和太子殿下隔了山海般宽广的恨意,以及跨越不了的世仇。
  墨轩揉了揉她的长发,轻声道:“不必想太多,既然本王还敢去见他,现在起码……还是不用担心太多的。”
  墨轩清楚自己究竟掌握了一个多大的秘密,所以才无所畏惧。
  去见见容陌,也好断了他多年的痴心妄想。
  而且,他哪敢见他啊,只是守着一个永远不会完成的约定,怀着满心的愧疚,一边希望他记起,又一边希望他这辈子都不会想起自己的罪过。
  走到一半,墨轩又抿起了唇,轻声问了一句:“王府中的那只小鼠如何了?”
  墨秋凉脚步一顿,亦是轻声回答:“已经死了,楼洵会处理的,不必担心。”
  墨轩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知道。”
  容陌慢慢地跟随着林生黎走向东宫,突然出声问了一句:“林公公,七王爷当年究竟是如何失败的?”
  林生黎一怔,脸色慢慢的冷了下来,低声道:“殿下知道这还是宫中的禁忌,那为何要为难我呢?”
  容陌了然,林生黎虽不敢说,但语气中已经透露出了他需要的信息:一.七王爷当年的真相并非是外人所说。二嘛……恐怕还与他的父皇有关。
  容陌突然转身,向林生黎致谢道:“不必劳烦公公了,孤会自行回东宫的。今日之事,多谢公公指点了。”
  林生黎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必了,还请殿下为我以及王爷保密就是了。”
  七王爷今年才熬过了软禁的狱期,还未到“出|狱”的时机。若是无皇上手谕,就不可出宫。
  说实话,林生黎经殿下提醒之后,看到七王爷的那一刻,简直是三魂没了七魄,一身冷汗就下来了。
  虽然知晓七王爷一直有这习惯,但是以往皆是在自己的掩护之下,才会出宫的。
  他今日此举并未知会他一声,若是被皇上逮着了,怕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他虽然已经到了当年约定好的期限,但生杀大权都握在皇上那般阴晴不定的人手中,怎么会让人安心。
  他欠了七王爷一辈子的情,难免为之担忧。
  容陌笑笑,没有明说自己答不答应,只是转身,“哒哒哒”地走向东宫。
  其实不必林生黎提醒,自己也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的。
  毕竟,七王爷可是最符合自己多年的计划的人。
  但,走出十里之外后,容陌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他们之间隔着那么大的一桩仇恨,估计是没有办法好好谈谈了。
  若是他对自己并无杀心,容陌还暂且可以忍受。
  只是,容陌抬起头,眼中尽是毫不掩饰的寒光,若是他也对自己抱了赶尽杀绝的心思,那自己也不必留他了。
  他并非什么慈善之人,可以一起获益,他就会去尝试,而若是自己的权益会受损,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                        
作者有话要说:  正在修文,加一些细节。如果不出意外,《长旧》就会在暑假完结,《窒息》也同时在八月份开更。毕竟我要提早上课,可能就不太规律了。
 
  ☆、折梅(贰)
 
  演武场中——
  “太子殿下。”见到容陌换好习武装,身为太傅的黄藤中急忙礼貌作揖。
  容陌亦还礼,诚敬道“太傅。”
  太傅黄藤中教授他习武多年了,称得上宫中鲜少支持他的人了,与他私交道不上亲密,只能说是一位为国为家的战士。何况他本就是为人严肃,不常表露情绪。
  只是常年郁郁不得志,皇上似乎总提防着黄藤中,一直只让他担任一个普通的兵部侍郎。
  “先扎半个时辰的马步,我们再开始练剑。”黄藤中按照惯例,吩咐下今天的任务,指着场地中央,让他在那蹲下。
  黄藤中坐在藤椅上,询问与他一同来的太子谋士,卫宪:“太子殿下这几日,可有温习我教授的剑法?”
  卫宪一副荣辱与焉的笑面,笑道:“殿下自然是每日不敢松懈。每当尚书房的夫子授课结束之后,殿下总会拉着臣与他一同打上一套。”
  “不错,太子殿下如此勤奋,若皇上知晓,定也会欣慰。如若再加以练习二年,怕是天下仅有七王爷可与之一战了。七王爷当年那般天赋异禀,谁人不惊叹?只可惜,后来后来刺瞎了双眼,又无法再习武了。否则,现在应是这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我至今记得当年七王爷行云流水,矫若惊龙的剑舞,只可惜八年前发生了那件事,三年前他的佩剑,‘栖止’亦失传了。就连长公主也将‘朔阳’收起,不愿再与他人一观了。”
  说到这里,黄藤中才猛然惊觉自己似乎犯了宫中的大忌,急忙求道:“老臣多嘴了,愿卫公子替我保守秘密。”
  卫宪自然只能笑着答应道:“无事。”
  容陌站在一旁扎马步,听到这话,忍不住颦蹙。
  黄藤中话中对七王爷的怀念不难掩埋,一听便知。
  但平心而论,他并不好奇他们之前的情谊,毕竟这也不管他什么事。
  但黄藤中的疑点重重,很难令人不在意:比如说栖止。
  经过这几日的了解,当年的真相他早已猜得十分透彻,但总有几分不解之处。
  比如栖止的去处,官方说法是皇上即位之前,它就久已失传。
  而黄藤中的口中,却是在三年前,栖止仍是七王爷的佩剑。
  栖止是祉国的传世之剑,相传由剑师冶丹铸成,后赠与挚友,挚友病故后,又传到祉国圣祖手中,从而成为每代帝王的佩剑。
  这样一想,先皇的偏心也是明显,竟连象征王权的栖止皆传与七王爷了。
  那为何他当年仍要改立皇上?
  容陌不便再为难太傅,只得将疑问藏于心间,待日后有时间了,再寻思解开。
  “师傅,本宫与皇兄一同来看望你了,”
  少女清脆的笑声一直传荡到此处,墨秋凉扶着墨轩,笑嘻嘻地唤着他们当年对黄藤中的称呼。
  黄藤中爽朗一笑,装模作样地作揖,恭敬道:“微臣参见七王爷与长公主。”
  “不必多礼,请起吧,师傅与我何必再拘泥于这些。”墨轩唇角微勾,无端柔和了几分清傲的气质。
  正当他们说话之间,墨秋凉早已兴致勃勃的旧地重游,摆弄着冷兵器。
  她因受宠而得以从小与皇兄一同在黄藤中的指点下习武,与他十分相熟,对这演武场中的各式武器更是老朋友了。
  只是,后来就很少来过了,与黄藤中更是将近十年未曾见面了。
  今日一见,幸而不变。
  墨轩对黄藤中及卫宪点头,微笑,就任凭她牵着自己,在演武场各处“游荡”。
  “皇兄,”墨秋凉忽而兴起,歪头询问道,“不如趁今日再比上一场吧,毕竟机会难得啊。即使小黄这里的兵器不比栖止和朔阳顺手,但总归是可用,皇兄也大可借皇侄的武器一用,可否。”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