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毒(穿越重生)——青浼

  具体一点举例,年前徐记裁缝铺隔壁卖豆腐的店子老板娘张婶去世的时候,当时张婶的儿子还在学堂考试,根据张婶的儿子说,他那时候就是在低头写题,忽然毫无征兆觉得心悸,头昏想吐,然后对着试题上完全不相干的洋文题目就哭了出来……是真的泪如雨下那种哭。
  这就是,缠绕在张婶儿子身上,原本属于张婶的气场消失了而已,那是已经和张婶儿子的魂魄融合在一起的东西,忽然被抽空,当然会有这样那样神奇的反应。
  “墨子线”勾勒的,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不只是爱情,更有亲情,友情,甚至是仇恨,渊源……它就像是一根真实存在的线,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捆绑着彼此,穿越时间与阴阳,甚至轮回之道,挣不开,逃不掉。
  而徐书烟,便是拥有墨子线的徐家第三十五代传人——并不是“月下老人”那么慈祥又专司姻缘的好神仙,徐书烟自认只是一个裁缝而已……嗯,一个活生生的要吃饭的、所以会为五斗米折腰的裁缝。
  “按照套路,墨子线勾勒的‘线’应该会在你们轮回转世之前,就被孟婆灌的那碗汤和奈何桥下忘川水给洗刷干净……也就你们这些自己吃饱了没事干的性情中人,不肯喝孟婆的汤,奈何桥那边等三百年,再带着旧的‘线’轮回转世,继续上辈子孽缘。啧啧,害人害己。”
  明知道身后的人压根没在听自己在说什么,徐书烟还是絮絮叨叨,从椅子上撑起来拿过旁边的拐杖,一瘸一拐地摸到了身后存放布料的柜子前……柜子前摸索了一会儿,像是碰到了什么机关,他捣鼓片刻,干脆扔了拐杖,整个人挂在那柜子上。
  别看他一条腿无力搭着,人挂在柜子上却颇为灵活的样子——
  白初敛之前大喜大悲,真正像是死了又活的人……仿佛还挂着水雾的睫毛微微颤动这才回过神来,盯着徐书烟的背影想了想:“你的腿……”
  徐书烟头也不回:“阴雨天有点疼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白初敛:“也不能总这样。”
  徐书烟:“为什么不能?又不影响美观,咱俩往那一站冲我眨眼的小姑娘不比你的少。”
  “……”仿佛是见惯了这人的自我满意状态,白初敛停顿了下,不欲与他计较,“过阵子江南有个派系的司令会来古盐城,我听说那人留洋归来,见多识广,说不定有法子能——”
  这会儿,徐书烟已经打开了柜子上的暗门,呛了一鼻子的灰,正金鸡独立状废九牛二虎之力试图将一个巨大的铜盆从后面拖出来……本就被灰尘呛得不爽,听见白初敛的声音,他干脆撒手回身:“你这是听见你儿子能活命了来味道了开始操心起别人家的事了是吧?”
  语气挺不客气的。
  白初敛微微蹙眉,倒是习惯了他这臭毛病一般:“别好心当做驴肝肺的。”
  “我就这样,挺好的。”徐书烟撇了一眼好友的眉眼,见他不再是半只脚跟着踏进阎王殿的模样,稍稍放下心来,便也硬了心肠指挥他,“还愣着做什么?把盆子搬出来啊!你真忍心我一个跛子……”
  “没见过你这么神气的跛子。”
  白初敛轻描淡写地把徐书烟的话强塞回去,却还是动身上前,将那个被徐书烟拖拽到一半的铜盆轻而易举地端起来,放在了两人之间的地面上。
  那是一口更像是“鼎”的一口青铜大盆。
  器具像是有了些年代,却因为被细心保存所以得以完整地保留了所有精致细节——只待徐书烟弯腰漫不经心似的吹了下上面落的灰,白初敛便看见了那青铜盆上描绘着的浮雕……大约是十八层地狱的内容,而在青铜盆的正面,用古字体书写八字:前世缘孽,不如忘却。
  这般神神叨叨,白初敛却仿佛控制不住一般忍不住想要弯腰去看那盆子里的内容。这时却被旁边伸出的一只手拦住,他挑眉看向徐书烟,似催促又似急躁。
  徐书烟却笑得轻松:“这玩意真的能看见人前世的——当年点龙笔后人从狐狸精手上抢回来的,听说就因为不小心伸头看了一眼,他还和当时的情人闹了不小的矛盾,引得天地共振,差点生灵涂炭……后来从前世记忆里出来之后,他情人恼羞成怒,第一时间就想砸了这宝贝。”
  白初敛看着徐书烟,脸上的表情显然是把他说的话当故事听。
  徐书烟收了笑容,摸了摸鼻尖讪讪道:“介绍一下来历,要不是点龙笔后人见自己情人太霸道,什么玩意都想砸,这宝贝也到不了我墨子线后人手上,得以保存至今。”
  白初敛显然不关心这个,这会儿明知道眼皮子底下这东西是价值连城的古物,够他手底下的兵发军饷吃个十年都饿不死,他却懒得多纠结一秒——
  他自有比钱更宝贵的东西。
  “怎么玩?”白初敛嗓子微微低沉嘶哑。
  “想好了?”徐书烟问。
  “别浪费时间,我儿子尸体都长毛了。”白大帅不耐烦了。
  徐书烟:“……”
  徐书烟也不再同他多啰嗦,伸手在那空无一物的青铜盆里摸索了下,又打了盆水倒进去——白初敛站在旁边冷眼看着,要不是多年好友,在徐书烟往用洗脚盆往青铜盆里倒水的时候,他大概就把他当江湖老骗子就地枪毙了。
  然而当那一盆水被倒入青铜盆,神奇的事还是发生了——青铜盆中水波荡漾,不一会儿居然开始像是沸腾一般冒气白色烟雾缭绕……那白雾之中似乎还带着犹如星辰般闪闪发光的颗粒,像是有了生命。
  白雾之后,面容原本已经模糊的黑发年轻人仿佛像是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瘸着腿踉跄着后退两步,紧接着颇为嫌弃似的伸手扇了扇追着他而去的白雾,这才抬头对白初敛道:“快看吧,快看吧,你得自己找到白毅同你的前世因,再想法子弥补今世恶果。”
  白初敛稍作犹豫,这才抬脚向前。
  深呼吸一口气,伸脑袋看向铜盆,在接触水波纹面时最初只看见自己的倒影,正当他想问徐书烟他什么也没看见是不是搞错了,这时候,水面动荡——
  正如冬日有人将一头凉水从头淋下,那冰冷刺骨的感觉顺着脊椎一路向下,白初敛发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发生了变化。
  ……
  介于取名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上辈子的白初敛还是叫白初敛,白毅也还是叫白毅。
  白初敛是蓬莱山玉虚派上一任掌门的嫡子,也是他们那一代最有资质的弟子,虽然白初敛不学无术,懒懒散散,但是因为资质过人,所以于玉虚派主修御剑之术上,白初敛凭借一把天宸剑,少年出名,比其他师兄弟一马当先,无人能及。
  白初敛从小众星拱月,被小师弟崇拜着,被小师妹暗恋着,再加上本生模样长得好,又有个有排面的掌门爹,称白初敛为一句“天之骄子”也并不为过。
  等白初敛的掌门爹上了年纪之后决定去云游四海,将整个玉虚派交给白初敛,白初敛便顺理成章地成了整个玉虚派历史上最年轻的掌门。
  这么一个前半辈子看上去完全顺风顺水,气运点满的人,其存在的意义要么就是玉皇大帝本尊下凡体验人间,要么就是变故都在后头——
  很显然,白初敛不是玉皇大帝。
  所以白掌门二十岁那年,遇到了他的情劫。
  某次白初敛下山,顺手捡回来了一个邋里邋遢,断胳膊断腿的小徒弟,这是白初敛头一次收徒弟,惊了所有人的眼睛:毕竟白初敛活了二十几年,半只脚都没迈进过玉虚派的藏书阁过,而玉虚派的基本剑法,他大概连翻都没翻过几页更别说教导别人,长这么大全靠天资和他爹在旁边拉扯……这样的人,收个屁徒弟?
  但是人们忘记了,白初敛不仅有资质,他还很有钱,不仅很有钱,他还有玉虚派上下几千口人供使唤。
  于是白初敛捡回来个小徒弟,就像是从大街上捡回来一条小狗,扔水里洗干净,给起了个名字叫“白毅”;然后又把玉虚派药阁里的丹药不要钱似的往外掏了一大半塞给白毅,治好了他的胳膊和腿;最后找来几个基本功扎实的师弟师妹,把白毅往他们面前一推,完事。
  除此之外,他干过最像师父会干的事的,就是在白毅扎完一天马步之后,给他……摸摸头。
  最多最多,再故作深沉地“嗯”了声,然后无视身后众门派子弟无语眼神,正儿八经夸奖白毅:好徒弟,今天比昨天又有些许进步。
 
 
第4章 
  白初敛是一个如此不靠谱的师父。
  然而就这样,白毅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天天还能像是小尾巴似的跟在白初敛屁股后面,眼睛里好像永远只有“师父”,时常在玉虚派上演“师父喝茶”“师父天冷我去给你拿披风”“师父下雨了,你新换的靴子,我背你”这种师徒情深的戏码。
  众人觉得很是辣眼睛,却又不好说什么。
  白初敛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颇为心安理得,没觉得哪里不对——毕竟从小到大,就没有人不爱他。
  直到白毅一天天长大,伴随着他身形和外貌同步提升的还有他的剑术,终于有一日,伴随着剑阁里没有白毅还能看的书,玉虚派内部的大大小小比试都被他碾压了个遍,白毅觉得自己是应该下山开始新的历练了。
  白初敛刚开始听白毅要走,心中觉得有点奇怪外加不舍的,但是他白初敛是什么人,这辈子他就不知道有什么玩意他得到之后还会失去的——缺心眼的白初敛看着面前已经比自己还高的小徒弟,直接无视了自己到了嘴边那句“你走了谁给我做饭”,只是坐在掌门位置上,轻飘飘地“嗯”了声,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明年武林盟主大选,你不上个百晓生名人谱别说是我徒弟。
  然后白毅就走了。
  拳打魔教,脚踢武林盟,手刃采花大盗,终于在武林盟主大选之上出类拔萃的表现,彻底名动江湖——而这位”白大侠”,和他师父的交流,从一周一封飞鸽传书,频率逐渐减少,从“天冷穿衣”“乾坤论掌门千金原来是个大胖子吓哭了采花贼”之类琐事到最后信件上只有武林正事……飞鸽传书终于从“周更”变成了“季更”,甚至好像有向“半年更”发展的趋势。
  当白初敛发现自己把徒弟的信掏出来看的频率比新买的民间画本还勤快,看来看去恨不得把信上那例行公事的冷漠三言两语重新排列组合试图从里面读出一点不一样的内容……这时候,白初敛才反应过来:他好像怪想自己徒弟的。
  反复翻看信件的同时,白初敛从山下回来的门派小孩嘴巴里得知,白毅收了个徒弟,是江南蝶扇惨遭灭门之后唯一留下来的小女儿,比白毅小了个二三岁……白初敛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下意识蹙眉:这事儿白毅在信里居然和白初敛只字未提。
  面对门派小孩一脸茫然“掌门,白师兄和金家小姐这事儿都成江湖美谈了你不知道呀”的反问,白初敛陷入沉默,只能尴尬笑着说“我当然知道啊”,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打从生下来到这会儿,从没有那么狼狈过。
  白初敛寿辰,彼时已经是玉虚派新的排面,身居武林盟主高位的白毅终于回了门派——三年未见自家徒弟,白初敛还有些个“近乡情怯”的味道,激动得没怎么睡好觉,直到看到白毅,发现他已不似当年青涩少年模样,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白毅还带着他那个莫名其妙的徒弟——面对那面容姣好,却透着胆怯的少女,白初敛是真的觉得莫名其妙:掌门寿辰相当于玉虚派家宴,你带个外人来干什么?
  白初敛对于白毅觉得有一丝丝怪异的陌生,主动提起白毅当年为自己做的那道“西湖鲈鱼”十分怀念,白毅却说:师父,徒弟好些年没再做过菜。
  白初敛尴尬闭上嘴,寿辰上小饮两三杯,微有醉意,受不住好事者怂恿,要拽着白毅比试剑法——白毅起先不肯,而后又无奈答应,两人鸣剑峰来回百招……白初敛别的不行,真比划起来却未必不是白毅对手,逐渐占上风。
  最后,白初敛将白毅避至山峰悬崖之边,一个心惊收了剑,却被白毅反手挑飞了剑,输了比试。
  白初敛心中震惊,看向白毅,尴尬片刻正想笑嘻嘻地伸手再摸摸徒弟的头夸奖两句,这时候白毅却轻轻躲过,直言:若非师父疼爱担忧徒弟落崖,此次比试徒弟必败,感谢师父承让。
  世人皆道,白盟主光明磊落,白初敛想的却是,白毅一说一撇得干净,与他仿佛已没有半分情意。
  再转头一看,那金家小姐眼中闪烁的,崇拜之中毫不掩饰的爱慕、依赖之情,与白毅看向她时那稍有暖意的双眸……佳偶天成,好不刺眼。
  白初敛被刺了一下之后,立刻反应过来:完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可能对白毅,情意并非“师徒”那么简单。
  先前说了,白初敛这辈子就没遭过什么罪,人性格生得乐观过头,想开之后他也没被自己吓着,也没觉得自己太惊世骇俗,从意识到自己“情动”的下一秒立刻全身心地投入了“情殇”的新阶段——这时候他还不怎么死心,还琢磨着怎么把自己的小徒弟骗回来。
  白初敛漫无目的懒懒散散的人生终于有了新目标,他坚信相比起娇滴滴的小姑娘,在这动荡乱世还是他手中的天宸剑才是最后能够屹立在白毅这个新任的、位置还没那么稳固的武林盟主身旁,于是他干了一件最大的错事——
  白初敛闭关练门派绝学《破碎虚空玉剑流》去了。
  这一个闭关就是半年,然后白初敛因为“心不静”,成功走火入魔。
  白初敛只剩半条命,只有南海三千年一花,三千年一果的玉笼果能救命。
  白毅得知消息,也是马不停蹄就只身前往南海。
  然后狗血的来了——
  当年残害江南蝶扇门金氏的凶手水落石出,果然便是武林头号公敌“玉扇门”所为,而如今玉扇门掌门修炼魔道成型,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唯怕“玉笼果”炼制毒药,可使其瞬间毙命。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