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楼台烟雨中(GL百合)——尼可拉斯

 多少楼台烟雨中
作者:尼可拉斯
晋江2019-08-31完结
文案
凤子桓想当个有作为的皇帝,但她束手束脚,连个可用之人都没有。崔玄寂想做心上人的肱股良臣,想爱却害怕破坏那传奇。
 
凤子樟想做个与世无争的亲王,毫无野心远离政治。谢琰想自由自在地活着,哪怕是“本代第一”,也只求逍遥自在。
 
段岂尘从遥远的段部嫁到建康来和亲,朱仙婉被父亲强迫嫁入宫中,两人作为后妃,安心坐皇宫的牢。
 
一场无头无尾的刺案,将她们牵扯到一起。权谋,爱情,真心,猜忌。我们各有所想所图,各行其是,幸好最终,殊途同归。
 
首先这是作者为了满足自己萌点而存在的一篇古风小说。为避免不喜的读者踩雷,要提示的是本文有:1. 女女生女。在主线剧情之前已经生完了,没有Y染色体,不能生儿子。不要问怎么生的,就是生了。2. 女性做皇帝与为官,男女平等。不要问为什么,就是可以。
 
本文基本可以认为是“半架空”的,因为固然设定了这样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时空,但是又基本借用了东晋偏安江左时期的地理、政治、风土人情和官爵制度等等史实。在文中一样会出现必要的注释,作为解释。若有不正确的地方,请大家指出。
 
已全文完结,42万字。半路会有一些刀,但是是标准大团圆HE,请放心食用。日更,早上十点更新。
 
欢迎收藏作者。同时鉴于近期情势,为备用,请找一个叫长鲸百川的公众号。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子桓,崔玄寂。凤子樟,谢琰。 ┃ 配角:段岂尘,朱仙婉。崔仪。凤煦。凤熙。 ┃ 其它:
 
 
第一章
  咸和十三年正月的台城{1},凤子桓端坐在上,心不在焉地把玩手中的玉佩,全然不像个昨天才被人行刺未遂的皇帝。她有恃无恐,即便很想知道想杀自己的到底是谁,但是这连着三波的刺客不但水平不济,也显得目的不清:昨晚她拔剑的时候,三个人里竟然有两个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进是退。她简直想喊,你们是来杀朕的,还是来试探朕的?然而她还是轻松地手刃了刺客,所以并不担心。她毕竟有别的事情需要注意,而且基于她宏大的计划,被人刺杀不如说是个好机会。
  她望了一眼下面坐着的重臣崔仪。其实崔丞相也想抓住这个机会,是吧?她想,即便崔仪不那么想。崔仪毕竟代表着世族势力,不抓也得抓。被崔仪抓住远比被别人抓住好,这一点凤子桓很清楚,而且打算从容不迫地利用起来。
  “陛下。”
  “崔相你说。”
  “建康城中接连三次出现行刺皇帝的事,已经是人心惶惶。作为虎贲中郎将的李素失职,应当免官。至于廷尉,应当看破案是否有力,如果限期之内不能破案,亦当以失职论。否则贼子必然越发猖狂。”
  崔仪地位尊崇,可以站着和皇帝说话,但她还是谨守礼仪,弯腰低头,如在朝堂。凤子桓有时就是喜欢崔仪这一点。相比谢恢,崔仪更加圆融,凡事都想尽量照顾到各方的感受,给予每件事更长的弹性一些的处理时间。不比谢恢,当初在朝堂上风格强硬,连去职避风头都是当机立断,简直不给她转圜余地。
  “崔相所言甚是,朕看今□□堂上,众人只差快要把李素给吃了。想是这南方人,总看不惯人家陇西来的。”
  “陛下说笑了,李素之于现在这群世族子弟,大约是‘方外{2}’之人:陇西李氏也是大族,门第不落于人下,只是李素从来不与其他人往来,被借机群起而攻之,也是有的。”
  凤子桓大笑,“崔相在朕面前如此耿直,难道不怕自己也变成方外之人?”崔仪还欲答话,凤子桓不给她机会,身体前倾道:“朕以为,李素当然要免官,不过既然都是名门,也就不要再追究什么了,毕竟昨晚不是他来得太迟,而是那贼人愚蠢,正好在朕准备练剑的时候来了。免官呢也就当作让他休息一阵。廷尉也按着崔相你说得办,朕以为给一个月期限比较合适。只是朕觉得,此事不止免去一个李素就算完了的。”
  “臣愚笨,请陛下明示。”
  “朕觉得虎贲才是问题所在。譬如第一次,虎贲卫士们皆在朕侧,却连连被击倒。朕看了看他们的招式,全不成个样子!一众良家男儿,选进虎贲本是光耀门楣的事情,责任重大,却闹出这种事情来!朕当夜问了李素,李素无奈道这些虎贲卫士难于管教。朕不能说李素全无责任,但是卫士的素质下降是显而易见的。朕以为,有必要重新组建新的护卫,将虎贲归为其中的一部分,另择严厉的中郎将作为管理者。崔相以为如何?”
  “陛下英明,臣以为此举甚妙。”凤子桓在心里暗笑,明白崔仪必然早就想过这回事,只是作为臣下不能提,“汉武帝曾设羽林军{3},臣以为陛下亦可效法。只是不知陛下可有中郎将的人选?羽林兵士又想要从何处选拔?”
  “宿卫台城,当然要选最优秀的士兵,朕有意下令从各地守备军队中选拔武力过人者。同时,朕还以为,如今男子女子本是平等,于徭役中只征发男子而让女子留守田园,本是因为男子更耐长时间的劳役。但是在选拔军队上,却不征女子,并不合适。朕观虎贲卫士,粗枝大叶,目中只怕除了宫殿,连朕也要望不见。尤其是宫廷卫士,必须心细而灵巧,女子武力,往往不落于男子。所以朕有意在羽林军中,试验让女子参与军事。如果成功,大可推而广之。这样我朝克复中原,也多了一些力量。崔相以为呢?”
  崔仪思考着。凤子桓望她面容,想她刚过不惑之年,虽然色衰不如当年,但气质依然是好,远胜同龄女子。假如当年江渊不死,崔仪也许会更喜欢笑吧?
  她已经把她想干的事情说完了,现在到了崔仪接招的时候。她讨厌这样,但不这样不行。
  “臣以为,”崔仪想了好一阵,凤子桓猜她一定是在快速地考虑人选,哪知道崔仪只是在等皇帝心急,就像等一锅水烧热好煮面,等那一个最好的时机,“可以先选一位中郎将。善武力,有学识,直接宿卫在陛下身边,既能保证陛下的安全,又能和陛下直接交流如何征拨选拔兵士之事,两全其美。如果为了选拔女子从军,那中郎将也必须要选择女子。”
  凤子桓连连点头,听完方道:“崔相可有人选?朕所能想的,无非是子樟。子樟是肯定不愿意干这个的。”崔仪听到皇帝随口就吐槽自己的妹妹南康王,不由笑了:“臣有一上上选。”
  “何人?”
  “正是臣的侄女,家兄豫章郡公崔信的独女崔玄寂。”
  凤子桓一愣,脑海里飞速地检索这个名字。“朕记得,豫章公有一子,叫崔玄策,前些年入仕,勇武过人,后来便到江夏去戍边了,对吗?”
  “是。不知陛下可还记得,四年前陛下举办世族的比武大会,玄寂一人拔得头筹。”凤子桓这才想起来,咸和九年,她那不成器的小舅子朱和之倡议举办文武大赛,由天下世族子弟参加,美其名曰便于陛下选拔人才,实际上也想着自己炫耀一番。奈何这小子本不成器,做辞赋,浮夸无物,清谈{4}中则被陆家的长孙陆瑁驳得哑口无言。若不是因为朱仙芝的缘故,她才不愿意去搭理朱和之这个废物。但也是因为朱仙芝的缘故,她还不得不格外照顾他。朱仙芝去世后,她不再有所不满了,对于朱家剩下的人,尤其是朱仙芝这一对弟弟妹妹,她见到他们的脸就只能心生愧疚。
  倒是在比武当中,崔玄寂不声不响地参赛,最后拔得头筹。“朕记得,她当时只有十八岁,还是十九岁?后来不说不敢领赏,跟随豫章公就回去了?”
  “是。玄寂武艺过人,忠诚可靠,去年被臣招到建康来陪侍左右。此时如果陛下想征召她,随时可以征召。”
  凤子桓算是明白了,崔仪在这儿等着她呢。行吧,她也没打算自己能斗得过崔仪。她的球崔仪接了,崔仪也退让了。现在崔仪给她个球,她也得接。不管崔仪把自己的侄女派到她身边来到底是什么目的,或者有多少重目的,她必须再度借力。世上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如此甚好。请崔相拟诏,组建羽林,以崔玄寂为羽林中郎将。先入宫侍卫朕之左右,领虎贲中郎将职,一个月后再组建羽林。当然,也烦请崔相回去告诉她了。”
  
  这日稍晚,崔仪回到府中,问下人崔玄寂在哪里,回话的人说大小姐在后面,又兴奋地说,大人,那株桃花好像要开了!大小姐在那儿看呢。崔仪穿过狭长的回廊,在花园见到崔玄寂手里拿着刀立在桃花树下,望着树枝上的花苞。身姿瘦长挺拔,肩膀宽阔,崔仪想起她小的时候她父亲崔信如何教导她站姿,如果稍有弯曲,就用藤条抽她的背。“要开了吗?”崔仪问,崔玄寂闻言回头,崔仪这才看见她脸色微红,应该是刚练武结束。
  “快了吧,只要这春风再吹上两日。姑姑回来了,一日辛苦。”
  “好,天气暖和,我们就在凉亭那儿吃饭吧。”崔仪往右走,崔玄寂在后面跟着。等到坐定,晚餐上来,崔仪让唯一的陪侍婢女也去吃饭,无须在此伺候。崔玄寂突然说:“还是家中吃饭好。”
  “为什么?难道整个建康别处都找不到合你口味的?”
  “吃饭舒服,合口味是一回事,自在也是一回事。像前日,我和谢瑜去孙家吃饭,孙谦和孙月在座,还有表哥和他的两个朋友,不过七个人,乐舞有十,婢女不下二十。”
  “二十?都做些什么?”
  “倒酒,从另一群婢女手中接过菜,端给上菜的人,盯着每个人的火炉,不能太热,也不能不热。”
  “这几天的天气,还生火炉?”
  “孙月前日着了风寒。那么一大群人盯着我围着我,吃饭实在不自在。家中这样,左右无人,像吃饭的样子。”崔玄寂看着面前的鱼,主动提出和崔仪换,理由是刺多的鱼尾她吃,崔仪吃刺少而肥腴的鱼腹就好,崔仪拒绝,表示刺中挑肉才是自己吃鱼的乐趣所在,又说:“孙月这样羸弱?我听说她去年倒有一半的时间在生病。这样身体,她还跟着父亲到建康来,又不从政出仕,镇日浪迹,有什么意思!”
  崔玄寂点头,又详细说了许多宴会上大动干戈的事。当着姑姑的面,也无所讳言,连孙谦让婢女给他喂饭都说了出来,最后总结,孙府上下,一顿饭大约同时在岗的负责特定专业下人至少有五十个。“建康城中,大概也就咱们府上奴婢最少了。如此多的人口不事农耕,就做奴婢,对国家没有好处啊。”
  两人各自沉默不语专注地吃完了饭。崔玄寂正欲叫人来收拾了,崔仪制止她,让她坐下,等奴婢们吃完,自会来的,又望着她的刀,道:“你这把刀,不日就要挂在官服的腰上了。”崔玄寂心中一惊,“姑姑是说?”崔仪便将先前与凤子桓计议之事告知,“举贤不避亲,何况除了你我也没有什么放心的选择。我想皇帝目前来说是愿意的,你以后要让她更加满意才行。此去,你且记住,有两件事是重要的,第一,保护皇帝的安全。皇帝不在乎这接连三起的刺案,还要借机行事,实在是过于胆大。廷尉未必能调查出什么,如果近卫抓不到活口,他从何调查?我觉得刺案不简单,可能还会有后续。皇帝自恃武功强悍,但我始终担心双拳难敌四手。所以你一定要保护皇帝的安全。”崔玄寂答好。
  “其次,监视皇帝的动向。”崔玄寂闻言一愣,崔仪料到她会如此,“你作为她的近侍,要注意她的情绪。皇帝是非常聪明的人,她想要你知道的你不会不知道,她不想要你知道的,就算你有机会探查,也不要去探查。只关注她的情绪。要知道,皇后和朱世瀚去世之后,皇帝基本处于无人规劝的状态。不似先帝以和为主,皇帝是雄主,她要收复北方,就需要足够强的实力。而实力并不尽在她手中。执政十几年,她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天下积弊,很想清除,但是手段未必安全,而且她对世族没什么信任。所以我们要关注她的动向,及时做出合理的反应,否则不但不能保全自己,还会动乱天下。明白吗?”
  崔玄寂答好,又问:“圣旨什么时候会下来?”
  “明后日吧。你做好准备就行。”
  “是。”
  是夜,忽然起了一阵北风,崔玄寂回房前看了一眼那株桃花,知道暂时是开不了了。对于去给凤子桓当近侍宿卫,她当然是高兴的。她仰慕凤子桓十几年,一直都在等待着这样的机会。她记得小时候初见凤子桓的样子,那是凤子桓是皇太女,自己是豫章公崔信的女儿。凤子桓光彩照人,容颜昳丽,叫人无法不注目。更何况那是凤子桓快要和朱仙芝大婚的时候。她还像个小傻子一样跟在凤子桓身边跑来跑去,那一年凤子桓十八岁,她八岁。八岁的事她记得不少,大婚典礼的情状她记得最清楚。她听着凤子桓和朱仙芝的故事长大,那简直是她心中的神仙眷侣,甚至胜过自己的父母,胜过姑姑和江渊,胜过一切一切,凤子桓和朱仙芝在她眼里是现实存在的最完美的爱情典范。当她的心中开始感到一丝酸涩的时候,已是数年之后,皇帝皇后的第二个女儿凤熙降生,朱仙芝病了,凤子桓为她广召天下奇珍和良医。她奉命送一批自己进贡的东西到建康来,以示自家的忠诚。见过更加成熟、渐渐有王霸之气又眉头紧锁、哀伤焦虑的凤子桓之后,心里难以名状的苦痛让她明白过来——远在自己发现之前,她就在同时完成了爱上和失恋这两件事。想想凤子桓和朱仙芝在一处时的情状,她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靠近得了凤子桓。
  那时候她告诉自己,如果不能做她的妻子,那就做她的肱股。
  朱仙芝去世的时候,她还给这位皇后守了丧。那时候,看着失魂落魄的凤子桓,她心疼;再望一望朱仙芝的灵位,她竟然感到一种道德上的窘迫。
  
  崔仪拟的旨,凤子桓改了一部分,想要大大地提高崔玄寂的待遇。崔仪坚辞不受,说如此必然坏了此事。她说这话没错,凤子桓想,既是出于公义,为了朝政,当然也是为了阻止自己捧杀世族。但转念一想自己或许也有点儿操之过急,现阶段捧杀崔家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
  二月二十,圣旨到。二月二十一,崔玄寂奉诏入宫。
   
作者有话要说:
{1}台城是东吴、东晋和南朝等六朝的朝廷禁省和皇宫的所在地,位于都城建康城内,遗址在今江苏省南京市。“台”指当时以尚书台为主体的中央政府,因尚书台位于宫城之内,因此宫城又被称作“台城”。据《舆地纪胜》:“晋宋时谓朝廷禁省为台,故谓宫城为台城。”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