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GL百合)——我是总裁

   《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作者:我是总裁
  文案
  霸气女王爷和清冷女道士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上一世,凤青衣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却落得皇帝赐死的下场,死前连娘子都没能见上一面。
  可老天开了眼,重活一世,她决定只做一件事——宠老婆、宠老婆、宠老婆。
  【★阅读提示】
  重生前,凤青衣的日常画风——
  “保家卫国是我凤青衣的职责。”
  “只要不死,便护百姓安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重生后,凤青衣的日常画风——
  “你们夫人呢?”
  “夫人在哪?”
  “夫人夫人快过来。”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专门宠老婆的故事。
  【★阅读提示】
  1.短篇改长篇,可独立食用。短篇←←戳 短篇有剧透,慎入!
  2.帅总裁古风渣渣一个,跪求不考据
  3.甜文,结局he!!!
  4.不要脸地求文收作收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重生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青衣,明苑 ┃ 配角:吕婧如,凤月 ┃ 其它:王爷,道士
 
 
第一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叛国罪人凤青衣弃军而逃,致使军心大乱,三千将士不战自败,全军覆没。其罪大恶极,即刻处以绞刑,首级悬挂于宫门之上,以儆效尤……”
  凤青衣侧躺在床榻上把这段话在脑子里反反复复过了几遍,修长的左手有节奏的敲打着床沿,散发着檀香味的房间里一时别无他声。
  “脑袋挂在宫门上好看吗?”
  “王爷,这得分人。长得俊秀自然好看,要是长得磕碜,那就不好说了。”
  “哈哈哈哈哈哈……副将说的有道理!”房里另外几个人笑着附和道。
  凤青衣也跟着咧了下嘴角,“那本王,俊秀么?”
  此话一出,房间里瞬间鸦雀无声,众人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表情都算不得好看。
  还是吕婧如先有反应,朝众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行下去,然后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床榻上的人,等着接下面的话。
  足足安静了能有一盏茶的工夫,凤青衣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吕婧如很有眼色地上前扶她起身,穿戴好衣物和鞋。
  “婧如你慌张了?”凤青衣抚了下衣袖,声音不紧不慢,迈步朝门口走去。
  “王爷可是有心事?”
  “玩笑话罢了。”
  山里日色过得快,虽是傍晚屋外天却已黑了,远处靠墙的一排桃树只能看得出个大概轮廓。房檐下间隔挂着的一盏盏纸灯笼上坠着流苏,随着风轻轻摆动,灯面上墨色的“福”字被蜡烛的火光投在地面上,影影绰绰的,也不甚分明。倒要属几窝春归的燕子叽叽喳喳的叫声给这分外安静的气氛里添了些意外的惊喜。
  凤青衣再次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又重新睁开,视线里的东西都还在,和刚刚一模一样。
  她,凤青衣,重生了。
  真的,又活了。
  她回到了琼璃国皓月三年立春,今日是春祭,那位高高在上的女皇带着众大臣去了万顺庙为天下苍生祈求新年的好运,而她带着手下一些人跑到这偏僻的清风观来为大哥祈福。
  这一日她记的清楚,因为这一日,也是她初次遇到那人的日子。
  想及此,凤青衣不露声色地开了口,给这还透着凉意的夜色添了点人气:“今日可有异常?”
  “启禀王爷,今日没有出现异常情况,不过倒是有一件小事。迎接会上有一位女冠未曾出席,听观主说是身体抱恙。若王爷觉得不妥,我现在就去将那女冠——”
  吕婧如没敢再说下去,她跟随凤青衣多年,虽说不上心有灵犀,但有些时候揣摩得到她的情绪。
  “清净之地,少些动静。”
  “属下明白。”吕婧如低了低头,“王爷,我们今日来了清风观,皇上那里恐怕不好交代。”
  “那边我来应付。”凤青衣说完这话,视线往远处的夜空投了过去,也不知在思索什么。
  看凤青衣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吕婧如行了一礼往后退了退,去屋里拿披风。
  等她回来的时候,凤青衣已经不在原地。她四下看了看,终于在一棵桃树下发现了那抹身影,在夜色下显得有些单薄而落寞。这些年,她跟着凤青衣战场厮杀,一路走来,她见过凤青衣各种样子,还是第一次觉得她是个姑娘家,她也有孤寂的时候,也有需要人安慰呵护的时候。
  她正要把披风搭上去,手却被挡了一下。
  “回去吧,本王想休息了,莫要让人打扰。明日一早,召集大家回程。”
  凤青衣背对着她也不知睡了没睡,吕婧如最后往床榻上看了一眼,拉上门退了下去。
  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凤青衣躺在床榻上闭眼假寐,心里却比明镜都亮。既然老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有些人,有些事情,势必要解决了。
  与此同时,观主臂弯里托着拂尘,沿着石子路走得有些匆忙,身后的两个弟子紧紧跟着,一路无话。
  到得一处庭院,远远有人过来迎接,观主顾不得停下,边往里走边问:“如何了?”
  “人醒了,将将喝了几口粥。”
  “醒了便好,便好。”观主脸上的皱纹都激动地抖了抖,跨过门槛直往床榻走去,“明苑?明苑?”
  榻上的人脸色苍白却难掩清丽动人的容颜,闻声掀了掀眼皮,看清来人之后,眼角竟是流下了泪珠,顺着脸颊滑入了鬓发之中。
  明苑挣扎着要起身却被观主轻轻按住了,“身子未好,快躺下!”
  “师父……咳咳……明苑没事。”
  观主挥了挥手,待其他人退下,手中的拂尘攥得极紧,愤恨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这些人未免欺人太甚!他们若敢再来,贫道就算是拼上了命也要和他们搏上一搏!”
  昨日夜里听闻明苑跳了后院的清湖,她就觉得自己错了,万般不该把那些人当人看,差点害了明苑性命。
  “师父,那些人也没对我做什么,就是言语难听了些。明苑早年差点被人污了清白,昨日听了那些话觉得刺耳,因而羞愤投了湖。是明苑冲动了,师父莫要担忧。”
  “这些人迟早得解决了,否则我们道观永无宁日!”
  明苑伸手堪堪抓住了观主的衣摆,身子有些无力:“听师妹说,今日三王爷来了观里。”
  “今日春祭,王爷此行是来祈福的。”
  “明苑没去迎接恐怕失了礼数,王爷可有怪罪?”
  “不曾。养好身子要紧,其他事你都不要想。”
  明苑点了点头,又咳嗽了几下。
  “师父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观主为明苑掖了掖被角,吹熄了蜡烛轻声走了出去。
  房里只余明苑一人,她望着漆黑的帷顶稍稍有些出神。
  今日是琼璃国皓月三年立春,她没去三王爷的迎接会。
  明苑虽久居道观,但天下大事也还是知晓的,大人物自然也是听说过的。这位三王爷决战沙场、所向披靡,才保得琼璃国太平安宁,保得皇上地位稳固。
  凤青衣。
  这三个字,明苑在心里记了有些年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祝大家元旦快乐,留爪的小可爱有红包呦~么么哒~总裁攻爱你们~
 
 
第二章 
  天刚蒙蒙亮,吕婧如召集好一行人等着凤青衣一声令下就立刻启程。此行大家都是轻装布衣,少了些战场上的杀戮气息,多了些世俗气。
  尽管他们不想闹出大动静,观主听到消息还是带着几个女冠出现在了道观门口,打算送他们离开。
  凤青衣笔直地坐在马上,往观主那里看了一眼,接着拱手的同时道了一声,“师父,打扰了。”
  青衣布衫,红绳束发,白玉簪简单点缀,一双摄人心魂的凤眸让原本就俊秀的面容更显出一种邪而不媚的感觉,加上周身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和常年统帅沙场的魄力,整个人生生地把周围的一切都给比了下去。
  马蹄声响起,观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眼前的人已然骑马第一个奔了出去,卷起一地尘土,留给观主的只是一个愈来愈小的背影。
  “师父。”
  观主闻声一转头就被吓了一跳,赶紧走上前扶住了来人,声音里喜忧参半:“怎么不好好休息?走了这么远身子吃得消?”
  “师父,明苑好多了,不然走不出来的。”
  眼前的女子皮肤白皙,面容姣好,气质清新脱俗,声音淡淡的,整个人也是淡淡然。她的视线往地上轻轻一扫就收了回来,仿似无意。
  “王爷可是走了?”
  “方才刚走。”观主示意大家回去,脑子里那抹身影倒是还在,“……是个妙人。”
  明苑眨了眨眼睛,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刚刚路上走来的慌张都是浮云,“是么?”
  话音刚落,她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在倒地前的一瞬被大家手忙脚乱地扶在了怀里。
  清风山不小,下山的路也不好走,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马一起葬身山底。途中吕婧如派人走在前面开路,一行三十几人把凤青衣夹在中间,呈一种保护的姿态。凤青衣的安危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没了凤青衣,他们就没了主心骨,没了前进的方向。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山间鸟鸣不断,树叶刷刷作响,马蹄踩过石子的摩擦声也很是明显。山抖路窄,马走得慢,这些常年征战的豪爽将士耐不住安静,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什么,凤青衣偶尔也会搭话,气氛一时还算轻松。
  “副将,你还别说,清风观的女冠们长得都挺好看!”
  “你现在看见一匹母马恐怕都觉得清秀。”
  “哈哈哈哈哈哈……”
  “小心!”
  “——吁!”所有马被突然同时拉紧的缰绳勒了一下,猛地停了下来,前蹄抬起了半米高。走在最前面的人回过神来被面前间隔不到一米的巨石惊了一下,心脏一时砰砰直跳。
  “艹,老子打仗刀子扎身上都没要了贱命,今日差点撞石头上!这要摔下去,九条命都没了!”
  这里正处转弯,偏偏还是最窄的地方,仅容一人一马通过,后面的人视线受阻根本看不清前面的情况,听到前面人的骂声才纷纷偏头查看,看清巨石之后都不由骂了娘。
  凤青衣眯了眯眼,凤眸愈发透出一股邪气。这一路上她心里就烦躁不定,说不是因着清风观里的那人她自己都不信。她昨夜想过,这一离开,恐怕此生会与那人再无交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一路上也没认真听众人说话,偶尔耳里入一两句才搭腔一下。方才也是碰巧,她恍然把脑中七荤八素的情绪挥去就眼尖地发现了巨石露出的旁侧一部分,这才喊了一句提醒众人。
  这转弯处如何会出现巨石挡路?还不偏不倚地立在路上,一点滚落的迹象都没有。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
  一时之间,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吕婧如的视线如利剑一般四下扫射,接着翻身下马疾速走到了凤青衣的马前,抽出佩剑将她护在身后。
  “保护王爷!”她的声音不大却足够众人听到,然而他们的架势还是被人注意到了。下一刻,斜上方射来无数箭羽直奔凤青衣的一人一马,“都把马推下山去!”
  马若惊了,这么窄的山路恐怕谁都会被撞下去。
  “往回撤。”凤青衣飞身下马以剑抵箭,“回清风观!”
  “撤!掩护王爷撤退!”
  没了马,这路倒显得宽敞了些,一行人护着凤青衣边退边挡箭,然而敌在暗他们在明,视野的受限还是导致几人身中数箭,当时就断了气。
  耳边无数的箭羽划破空气与剑身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凤青衣视线里倒下的将士越来越多,她的脸色也愈发深沉。
  “速度快!撤!”
  待众人终于逃出箭阵,三十余人只剩一半,留下的人里身上还有或多或少被箭羽擦到的伤口,就连被众人保护着的凤青衣都难以幸免,左耳朵已然被鲜血染红。
  索性他们启程还不算久,练家子脚程也快,天大亮前又重新返回了清风观,但众人的情形让观里一时人心惶惶。
  明苑醒来的时候,身边除了一个哑巴小师妹外再无旁人,她想问什么也问不出口,只得在师妹的服侍下先吃了些东西垫垫肚子。
  大名鼎鼎的三王爷从来到走,她一面也没见着,心里始终有些空落落的。想来她已经很久没有为什么事情感到这般情绪失落了,这种滋味委实有些不好受。
  身子还没完全好,清醒了一阵头又发晕,明苑不得不闭眼躺着休息,然而脑子里、心里,全被“凤青衣”这三个字给占满了。
  “是个妙人。”师父的话还在耳畔回响,明苑难得平静的心湖像被石子砸了一样,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她突然好想见到这个人,好想好想。
  “师妹,药箱在哪?”来人察觉到明苑睡了,声音瞬间降了好几个度,“给师姐拿来,急用!”
  “哎,止痛药呢?我记得在里面的,怎么没了。真是奇了怪了,关键时刻掉链子!”
  翻东西的声音窸窸窣窣的,明苑倒真有些困了,意识在一点点的流失。
  “王爷要是出了事,我们观里上上下下可都完了!”
  “王爷?”明苑的睡意瞬间消散,还未睁眼就开了口,自己都没觉察到声音里的紧张,“三王爷?她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话说,枯辽
 
 
第三章 
  “王爷,伤口包扎好了。”大夫说完这句话把床头的药箱拿来背在了身上,低头等着接下来的吩咐,然而却并无动静。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