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报仇还是恋爱(GL百合)——60度的白开水

   《亲爱的,报仇还是恋爱?》作者:60度的白开水
 
  文案:临近三十的林文熙天资聪颖,导演五年已经名满四海,准备干完最后一单便安心辞职相亲结婚。
  可就是这最后一单,让她遇见了前来复仇的方问。
  阴魂不散,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某些手段,让林文熙开始慌了。
  林文熙:“方问,我们都是女孩子,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方问:“哦?是吗?你刚不是说我不女人吗?”
  林文熙:“那个,口误,口误。”
  方问:“那我试试,你到底是真口误,还是假口误?”
  林文熙:“你要干嘛?”
  方问:“口 勿 你啊!”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问;林文熙 ┃ 配角:夏天;丁灵灵;谭笑枫;安杰 ┃ 其它:
 
 
第1章 屈辱
  “林导,林导,等等我,您消消气啊。”助理小北拿着文件,小跑着跟着林文熙,脸上充满了担忧和心疼。
  林文熙大口大口地呼气,已经进入缺氧状态,一个劲儿地给自己扇风,扇走霉运,扇走屈辱,可还是压制不住胸口那团快要爆炸的火气,林文熙一个箭步走上车,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火山再也忍不住喷发了。
  “啊!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有病,粗鲁,可恶,龌龊!”林文熙抛开嗓门,尖叫着,拉下自己的皮筋,让齐肩的小波浪顺着头发散下。“老娘还特地去买了套正装,还扎了马尾,还化了妆,我一个堂堂的顶级导演,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了!啊?那是个女人吗?那就是个披着羊皮的变态,就是从原始时代穿越过来的刁民,不,野蛮生物,不可理喻,无法交流,神经至极!!”
  助理小北半捂着耳朵,待林文熙一口气发泄完,连忙递上水杯。
  林文熙一口气喝了一半,鼓着腮帮子,怒目而视,久久不能平息。
  林文熙觉得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自己名校毕业,传媒学院特等生,在校大奖就拿到手软,广告导演从业五年,哪一个单子不是甲方求着自己导的,这女人倒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步步为难,让自己颜面扫地,一个女人,竟然如此折磨一个女人!
  “林导,别生气了,气坏了可不好了。”助理小北示意司机开车,一边又安抚着林文熙。
  “我能不生气吗?”发泄完后的林文熙,委屈地如同晒嫣儿的花儿,耷拉着脸,带着弱弱的哭腔,“她不就说我是三岁小孩,只适合到少儿频道做天线宝宝栏目吗?!!我当导演这么多年,这就是谋杀,□□裸的谋杀!”
  林文熙回忆起刚刚那一幕,每分每秒都是屈辱。
  (一个小时前。)
  “各位领导好,我是这次的策划兼导演,林文熙,接下来,就由我给大家阐述一下这次贵公司的创意方案。”
  林文熙熟练而又自信地打开PPT,手握控制器,余光扫了一下会议室下的领导,果然是土豪的主儿,大大小小领导来了十几个,会议桌另一头,也是隔得最远,单坐一方的那个应该就是这个公司的方总了,来之前就听闻是个雷厉风行的女总,自己还以为是个烫着离子烫,抹着死亡红颜嘴唇的高龄妇女,却不想是一个二十七八,短发干净的假小子,面如冠玉,气质如斯,冷漠中透露着一丝可爱,这会儿,正靠着沙发,手指摸指着嘴唇,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自己,林文熙当然不畏惧这等眼神,自己除开工作能力,论相貌也是那女通吃,温柔可人型的,这次提案,自己准备充分,势在必得。
  “贵公司这次视频广告目的是MZ商业广场,大家知道,这个广场.....”
  “不好意思。”那陌上人如玉的女人一挑眉,一噘嘴,颇有挑衅地问道:“请问林导今年几岁?”
  几岁?林文熙顿了顿,虽然来的时候自己的BOSS文豪财提醒过自己,这次的甲方名声已经传开,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甚至留言为变态。自己完全没当回事儿,可现在,这女人无视礼貌,莫名其妙的问话,让林文熙有些措手不及。
  “嗯.....方总这个和方案好像没有太大的关系吧。”林文熙商业文明式地微笑回应,试着找回自己的路线。
  “没有,我只是觉得可能你还不适合这个提案。”会议桌另一边的方总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仿佛世界我最□□的样子,异常自信地一语定锤。
  这是在否自己的方案吗?可是自己刚打开PPT,连个标点符号都还没开始,这女人就开始鄙视自己?!!
  “哦,不好意思。”林文熙强制压抑住心中快要奔腾而出的亿万头草泥马,挤出微笑,这么多人面前,面子还是要的,“我有点不理解方总的意思,这次的招标,好像没有限制导演的年纪吧,而且我从业五年已经获奖.....”
  “我没有怀疑林导的实力,只是,这个方案让我觉得是幼稚园的感觉,我们的受众是成熟具有经济实力的年轻人,是具有消费力的群体,而不是异想天开的小孩。”方问直接打断林文熙的解释。
  林文熙现在确定这个女人是故意的了,这PPT是林文熙连续几天加班到深夜整理资料,冥思苦想出来的创意,这女人只看到了PPT首页,“MZ创意方案”几个字就评头论足。
  林文熙正准备怼回去,这方总又说话了。
  “这个PPT的颜色,我不是很喜欢,淡蓝色,跟我们MZ商业广场的风格不是很搭,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下次再约。”方问推开椅子,朝着林文熙摆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头一转离开,留下了一个霸道总裁一米七八的背影。还有台上握着遥控器,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林文熙。
  其他的领导作为局外人,已经看穿一切,但也视若不见地相继离开。
  只留下MZ的项目负责人经理,一个秃头,西装革领的老男人上前赔笑。
  “林导,不好意思啊,我们这个方总刚接手MZ,我们自己人都还没摸清楚这总裁的脾气,所以......”
  “没事。”林文熙故作镇定,“想必是方总才高八斗,看不上我这方案,我会改进的。”
  说完,示意小北收拾东西,自己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这鬼地方,一刻也不想呆。
  方问,老娘记住你了!
  所以,就有了刚刚小北追出来的那一幕。林文熙又回想起前几天自己在BOSS文豪财面前的豪言壮志.
  (三天前)
  林文熙扯着嗓子,目似铜铃,拍桌而起,“什么!!!!五十万!!!”
  文豪财被林文熙这一吼,假发差点给嚯嚯掉了,摸着桌子,十分心疼,“我的姑奶奶,轻点,这桌子贵着呢!”
  林文熙呵了一口气,双手叉腰,目光如炬,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行,干完这单,我再辞职。”
  “这么自信?”
  “那当然。”
  “小林啊,不是我打击你,这次不必往常,这项目还没落地,那总裁的名声已经传出来了,听说国外好几个广告公司全被那总裁给PASS了,人家公关部才找到国内的,那经理跟我是熟人,总裁是刚上任的,还是一姑娘,不好对付。”
  “女的!!!!”林文熙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摩擦着下巴。“女的确实有点挑战,可是我是男女通吃型的,我这实力摆在这儿,没问题,不过,这么大个集团,一个女的当总裁,应该很有钱。”林文熙拍拍大腿,“再说,又不是没接触过女的,上次那化妆品公司,不就是阿姨嘛?我们不照样拿下了嘛。”
  “嗯.......”文豪财有些抠脑袋,“听说这女总裁,今天二十八,比你小一岁。”
  “什么!!!!”林文熙挺直了腰板,拉下了阔脱裤的脚,抓了一下宽松的卫衣,心脏的位置。
  “才二十八。”
  林文熙感慨的不是年纪,而是金钱,万恶的金钱还真是个好东西,为所欲为,想当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这个年纪当总裁的,还这么大一个公司,林文熙承认,惊讶了。
  “不过,我见过那女的一面,成熟,看上去比你还大,你脸肉,显小,看不出二十九。”
  “我永远十八!”林文熙堵住了文豪财的嘴,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春光满面。“说好,提成5万,工资另算,走咯,为万恶的金钱奋斗终生咯!”
  说完,大摇大摆地走出了BOSS的办公室。
  回想起那天自己自信满满的样子,再看看现在,只能躲在车里发泄,林文熙更伤心了。
  “林导,要不让老板拒绝了这家吧,这总裁太变态了。”小北在一旁拍着林文熙的背,一脸疼惜。
  “不行,不能跟钱过不去,”林文熙一秒变脸,“等我拿到了钱,一定把今天的耻辱加倍奉还!”
  没错,现在不能意气用事,自己就差这点钱了。
 
 
第2章 爆发
  林文熙穿着睡衣深深地拉了个懒腰,已经淡红的夕阳溜进书房,染了林文熙一身。
  今天星期天,终于休假,距离上次提案已经过去两天,加班加点,终于赶完,为了以防万一,林文熙特地还备了一个备案,这次不管那女人如何撒泼,自己必须签下来。
  林文熙如此着急,是有原因的。
  一是因为今年自己29,本来就打算辞职,好好相亲结婚,虽然自己很喜欢这个职业,可是太忙了,连自己的私人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恋爱了。
  二是因为前几天和朋友去周边郊游,恰巧遇见一座环境清恬的小山庄中,一座本是作坊的房子出售,房主是个艺术涵养特别高的女人,因为要出国所以才决定卖,买的人很多,可交流之后偏偏与林文熙投缘,就决定底价卖给自己,可要求是全款,因为女主人出国后是定居,一来二去不方便。
  林文熙当然是喜欢的,自己一直梦想着有这么一套房子,可手里所有的积蓄加起来还差两万,刚好这个单子提成五万,拿到手就可以买到了。
  那房子女主人大后天就要出国,所以约定明天签合同,后天付款,不出意外,明天提案,合同一签便可以找BOSS提前拿钱。
  想想以后每天清晨起来,打开窗,就是满满一山的绿水青叶,邀上朋友,在这房间里喝茶聊天,想想都开心。
  林文熙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半,嗯.....做点什么好呢?对了,冰箱里还有安杰寄过来的牛排,好像要过期了。
  安杰是林文熙大学时候的死党,爱好自由,放荡不羁,职业摄影师,全球到处跑,每到一个地方,总会给自己捎点好吃的。
  数了一下,还有四块,怪可惜的。
  索性林文熙一口气,全煎熟咯,就着调料,看着电视剧,硬生生的全都吃完了,林文熙饭量一直都很大,可这足足的四块,还真是有些饱。
  拍了拍肚子,林文熙又剥了个香蕉充进了胃里。
  啊,胃部血液聚集,林文熙觉着有些头晕,躺在沙发上准备放弃自我式地发呆,等待血液回升。
  “呜呜呜呜呜”电话振动,小北。
  “喂。”林文熙平躺翘着二郎腿,摸着肚子,“小北,怎么啦?”
  “文熙,方总公司刚电话过来,要你今天去讲解方案,直接跟方总联系,电话和地址我刚刚发到你手机了。”电话那头小北震惊而又同情。
  “现在!!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大晚上的提什么案啊,你是不是记错了?”林文熙从沙发上跳起来,将额前的头发挠到头后,眉头皱成了倒八字。
  “我确认了三遍,就刚刚,还指定林导你一个人去!”小北提高了音量。
  “一个人?这女人一天不作妖就皮痒是吧?好了,我知道了,我自己看着办。”
  挂完电话,林文熙看了一下地点,这不是A城的国际酒店吗?约的六点半?!完了,上次唯一的正装拿去干洗了,自己衣柜里,清一色的休闲卫衣,宽松日版麻布,自己平日里轻松惯了,也没有去在意衣着。
  啊,算了,黑色卫衣充当一下,纯黑色,相对应该比较正式吧。
  简单扎了个马尾,带上笔记本,打了个车就冲到酒店里的林文熙停住了脚步,什么鬼,这地方的氛围也太.......
  林文熙站在门口,西装革履的男人牵着衣着鲜亮的女人进进出出,更像是约会的地方,这里装修经典,空气都是钱的味道,让林文熙有些怀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你好,是林文熙小姐吗?”一位小西装,彬彬有礼的礼仪小姐见到林文熙在门口试探行走,便出来迎接。
  “我是。”林文熙有些惊讶,这礼仪小姐竟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林文熙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慢慢走近了这地方。
  这是在48楼的一个高档的餐厅,餐厅里灯光昏暗,颇有情调,装修高雅,还有驻场钢琴师在弹奏。
  虽然自己参加过无数酒会,可是这么私人的地方还是从未来过,况且广告圈的酒会,自己也是向来随便的。
  走近一处四周隔开,极度私密的包间,礼仪小姐打开了门。
  这是一个宽敞的套间,房间里都是玫瑰香槟的气味,在落地窗位置的地方,前几天不折手段刁难自己的那个姓方的女人已经坐在那里,穿着一生白色休闲款的改良西装,双手信守于胸前,侧脸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的夜景。
  欧式吊灯昏黄的灯光与窗外城市璀璨的光线交融,在方问的脸上散开来,竟然有一种上海滩90年代的沧桑感,方问的脸,干净,立体,竟折射出了不少男人才有的帅气韵味,不由得让人心生仰慕。
  一定是错觉,林文熙这样提醒着自己。
  “方总,林文熙小姐到了。”礼仪小姐敲门示意。
  “知道了。”方问头也没回,依旧还是那个声音,“林小姐请坐吧。”
  果然是错觉,毫无礼貌,道貌岸然,从来不会文明说话才是这个女人的待客之道。
  林文熙也不恼,乖乖坐到对面,刚刚带路的礼仪小姐也自觉带上了门出去了。
  这里的风景确实很优雅,轻轻的音乐萦绕,浪漫亲切,假若对方不是这个女人,而是自己帅气的男朋友,该多好。
  “方总,方案我已经仔细修改过了,整理出了另外两套.....”林文熙一边汇报,一边讲笔记本电脑往外拿。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