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爱的盛世美颜我都有(穿越重生)——音蜗

 
 
 
 
 
 
《反派爱的盛世美颜我都有》作者:音蜗
 
文案
拥有蜜汁吸引反派的体质和蜜汁美颜的万人迷主角
即使加持了满身【两面三刀】【衣冠禽兽】【蛇蝎心肠】【厚颜无耻】【自命不凡】BUFF依旧会因为一张脸被反派爱上
讲道理,反派们都不注重一下内涵吗?
主角: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你们就会发现我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啊喂
本文又名:
长得好看干什么都会被反派肛
听说前方还有不颜控的反派
我希望你在看我脸之前先了解一下我人渣的内在
被害妄想症晚期的主角唷,请接受反派们的爱意
 
扫雷
慢穿【字面上的意思】
主角苏苏苏(外貌),弱弱弱(身体),黄瓜不洁(喜欢撩妹),直掰弯(字面上的意思),渣属性(自己体会),人怂又作,外挂只有一张脸
有洁癖者慎入。
对文笔有苛求者慎入,渣作者小学生文笔。
不要和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作对,不喜欢及时弃坑保全三观。【其实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就会意外的带感呢XD】
以上。欢迎食用。
 
主角:沈宴 ┃ 配角:苏冷,东倾,谢萦怀,南凤辞,令狐胤…… ┃ 其它:万人迷
 
 
 
第1章 周郎顾(1)
  重重的暖帐被掀开,从帐子里探出一张美人的脸来。
  之所以说她是美人,只因为她不光一张脸生的美,连所摆出的姿态都赏心悦目的好像一幅画。如今这样堪称绝色的美人,现在只披了一袭红纱,雪白的藕臂撑在床榻上,似水的目光缱绻万分的望着面前的人。
  她望着的男人站在铜镜前整理衣冠,只留下一个玉树临风的背影。
  “玉纤,我不会负你的。”
  美人一双腿也很白,那种如白玉一般柔润的肌肤覆盖着若隐若现的红纱,只觉得连脚尖踩在地上的一幕都勾人的很。但这样的美人,一双波光流转的眼中却只见的到满满的痴情,“周郎——”
  削葱一样的手搭在男子的肩膀上,涂着红蔻的指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撩拨着男子鬓间的发丝。
  男子觉得痒了,轻轻笑了两声,然后伸手捉住玉纤作乱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玉纤顺势走到男子的面前来,光洁的小脚踩着男子落在地上的衣袍,转到他面前来的时候,几乎是贴着他的口鼻。
  男子的眼睫微微垂着,微微有几分上挑的眼总带着几分桃色。
  “周郎,我不奢求与你白首,只愿常伴你的身侧。”玉纤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几分可怜。
  男子叹气,“玉纤,你也知我满心满眼都只有你一人。”
  玉纤咬唇依偎进男子怀中,许久之后才说道,“周郎,你明日还来么?”
  “玉纤会等我吗?”
  玉纤垂首,“嗯。”忽然她又极其坚定道,“自明日起,玉纤为周郎守身。”
  男子下垂的眼中笑意更深,然而却不复方才端着的仪态,贴到玉纤耳边呵气如兰,“等我。”
  玉纤面上飞霞,在男子怀中抬起头来,却只看了他一眼,就有慌乱的垂下头去,“嗯。”
  同玉纤又耳鬓厮磨了一会儿,男子才整理好衣冠,从这芙蓉暖帐的春宵闺阁里走了出来。
  这扶春阁里,还有许多美人,那些依在栏杆旁的美人见到男子,一个个都围了上来。
  “周郎——”一个身材丰腴的红衣美人抓着男子的左胳膊。
  “周公子——”一个娇俏可人的黄衣美人抓着男子的右胳膊。
  那方才还同玉纤山盟海誓的男子,唰的一声展开自己手中捏着的玉骨香檀扇,遮住自己的唇角,只用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看着面前的各色美人。
  这些个扶春阁里的美人们,一个个被他看的羞赧的躲开目光。
  “丹砂,清莹。”周公子左右叫了一声,扶着他臂膀的两个美人已经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
  “父亲责怪我迟迟不娶亲,已经替我向县丞的女儿提了亲。”
  身旁簇拥过来的美人们即刻露出慌乱的模样来。
  “周郎要娶亲了吗?”
  “周郎——”
  男子目光低垂,眼中好似有万般郁结的愁绪。
  众美人看的心尖儿都疼了起来,一个个温声劝慰。
  “周郎,若是那女子不合你心意,你万不可委屈了——”
  男子又摇头,“父母之命,哪里敢违背。”
  众美人看到周郎如此难过,各个都感同身受一般,只恨自己不是良家子,不能嫁给周郎——如若可以,做个妾室也是好的。
  一时间满个扶春阁里的如花美人,一个个都是失魂落魄的模样。
  男子又叹了一口气,拂开牵着他衣袖的两个女子,抬脚走了出去。
  等到走出了这扶春阁,折唇的折扇才收起来,别回了腰间。
  一双半勾含笑的唇,半点不似他柔情万般的眼,只觉狡诈无比。
  男子从这扶春阁里走出来,衣冠整洁,衣袖带风,走在杨柳夹道的渡口边,路过男女皆惊叹——从哪里来的翩翩美少年?即使看着他是从烟花柳巷里走出来,旁人也不会把他同那些嫖客联系在一起。
  男子是已经习惯了这些目光,下颌抬得更高,且又故作风雅的把腰间玉骨扇拔了出来,展开露出扇面上清雅的劲竹。
  只是他那双上挑的眉眼,却隐隐透出一种傲慢的气势来。
  有个茶馆的客人偶一低头,惊鸿一瞥见到这样的佳公子,忙询问身边的人是何来历,他身边的那人低头一看,大笑,“这是周家的大公子周琅。”而后他的语气又忽然暧昧起来,还隐隐带着羡慕,“凡是烟花柳巷里的女子,没有不喜欢他的。不,该是说,没有女人是不喜欢他的。”
  渡口正巧起了风,时值三月,柳絮随风飞舞。
  周琅抬手接住一蓬柳絮,捏在指尖,弯唇一笑,温柔好似欣赏国色牡丹。
  他本来是现代一个艺校生,只是还没来得及毕业,就死在一场交通事故里,意外还来到这么一个地方。正巧家境殷实,这具身体越长大越俊俏风流,他也没什么问鼎朝野的兴趣,就只凭着才华相貌,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他方才同那些烟花柳巷的女子所说,家中给他提的一门亲事也是确实,那县丞的女儿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也算清秀可人,他周琅长到这个年纪,什么样的绝色美人没有赏玩过,如今成亲了安定下来,也未尝不可。
  就是那县丞的女子,以后不喜欢,不也还是可以纳妾么。
  正驻足想着,忽然听一声急促的马蹄声。周琅抬眼一看,只见桥对面的街道上,有一行轻骑疾驰而来,为首的却是一个蓝衣的女子。
  那女子姿态飒爽,胯下骏马周身雪白,只四个足间有一簇黑毛,那女子骑的不是寻常的马,人也和寻常女子不同,手持长鞭策马飞驰。
  那女子也忽然转过头来,就是牡丹时节,满城牡丹竞相绽放,也不抵这女子倾国颜色!
  周琅一下子看呆了。
  身后通传的人的声音现在才传来——
  “令狐小姐进城,闲人避让——”
  周琅听到这一声,才回过神来,扯住身边的人急迫的问道,“令狐小姐?这是哪家的令狐小姐?”
  被周琅扯住的人原本有些不悦,但回头看是这么一个俊秀公子,就好声好气的回答,“是令狐将军府上的二小姐。”
  周琅听过这二小姐威名,听说打仗也是一把好手。当初听闻的时候,他还同身边的人开玩笑,说行军打仗的女人,一定虎背熊腰,声若洪钟。
  但——
  周琅看着那一骑绝尘的背影,将展开的扇子合拢,按在了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卷CP:风流傲慢受×蜜汁属性攻
  无女主。重点在她哥身上。
  万人迷,无脑苏,写了自己玩的,爱看不看。
 
 
第2章 周郎顾(2)
  令狐府上的二小姐,字云华,名柔。出生武将世家,其父令狐严,其兄令狐胤,都是当朝赫赫有名的将才。而这令狐小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随父兄二人四处荡寨平寇,也算是声名在外的一号人物。
  此次前来临安,听说是为了一门亲事。
  周琅多方打听,才知是这令狐将军年轻的时候,同提携自己的侯爷约定,以后两家后代结为亲家世代交好,如今许多年过去,两家后代都已成人,这令狐小姐正是为了践诺而来。
  践诺的对象,也是当今的临安城里炙手可热的一位——小侯爷谢萦怀。
  说起这谢萦怀,可是和那周琅齐名的人物,两人俱是风流年少,才华斐然,这样的两人,自然在偶一契机下,一见如故,引为知己。
  只是这昨天还游戏花丛的谢萦怀谢小侯爷,今日的脸色却难看的很。
  谢小侯爷生的俊俏非凡,正是潋滟眸中含春水,衔花唇内吐兰香。又生在富贵家,锦绣衣裳,藻靴玉带,就是现在衣袍不整的靠在床边,墨发披散两肩,旁人都能看出些魏晋风流的仪态来。
  床榻下靠坐着的薄衫美人是那簪花楼里的花魁怡安,现在这样的佳人正伏在他的腿下替他轻轻的揉捏着。
  谢小侯爷拧着眉,他平日里最喜欢的兰亭白玉笔被他随手搁置在面前的小案上。
  温柔解意的怡安轻声询问,“侯爷今日怎么都不见笑颜?”
  谢小侯爷瞥了美人一眼,无端的叹了一口气。
  “怡安啊怡安,本侯以后可不好来看你了。”
  怡安手上的动作一顿,仰着脸望着谢萦怀,“侯爷何出此言?”
  这边谢小侯爷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就已经传来周琅的声音——
  “谢小侯爷马上都要成亲了,怎么还会来怡安这里。”
  话音刚落,一身青色长衫的周琅就推门而入。
  靠在床榻上的谢小侯爷抬头望了一眼。
  今日周琅那一袭青衣俊雅,真真如芝兰玉树一般。
  怡安见到周琅,脸上立时就漾出一抹笑意来,“周公子。”
  周琅微微颔首,也是十分斯文有礼的姿态。
  谢小侯爷摆了摆手,怡安就站了起来,垂首往外退。
  路过周琅的时候,周琅忽然凑到怡安耳边,轻轻问了一声,“今日怡安身上怎么这样香。”
  怡安动作一顿,而后咬着唇瓣走了出去。
  等到怡安退出去了,谢小侯爷才正正经经的打量起自己品行不端的好友来。
  周琅毫不在意那谢小侯爷是何种目光,凑到他跟前儿,笑嘻嘻的。
  “你来我这里做什么?”谢小侯爷调整了坐姿,脊背挺直了些。
  周琅从怀里摸出一块巴掌大的蟠龙玉出来,那玉生的温润柔腻,经由匠人之手雕刻的龙纹凛凛威风,左右两边儿又用绳结串着好几颗粉色的珍珠,“给你送宝贝来了。”
  谢小侯爷好玉,这块周琅手上的镂空蟠龙玉件,他要了不下三回。
  周琅将手上的玉件儿递到谢小侯爷面前。
  谢小侯爷睨了一眼,抬手接了下来,周琅亦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他身旁。
  玉的质地意料之中的好。
  谢小侯爷几番品鉴之后,菱唇中忽然吐露出一声嗤笑来,“怡安可不值这个价。”
  周琅,“不是怡安。”
  谢小侯爷对这蟠龙玉爱不释手,“那你要什么。”
  “令狐柔。”
  谢小侯爷手上的动作一顿。他这几天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三个字。
  “小侯爷觉得怎么样?”周琅笑眯眯的等着答案。
  谢小侯爷不动声色,“不怎么样。”
  “你可不喜欢舞刀弄棍的女人。”周琅说。
  “你不是也不喜欢?”
  周琅只当没听见这句,“小侯爷,世上美人何其多,温柔解意,韵致楚楚,你又何必在那一棵树上吊死。”
  谢小侯爷自然懂得,那令狐柔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倘若娶了她,下有父母之命,上有朝堂之威,哪里还有快活可言?
  “听你的意思,是有何种法子,能助我脱身?”谢小侯爷道。
  “法子是有,只看小侯爷应不应允了。”周琅的桃花眼一眯,就勾人的很。
  谢小侯爷又坐正了些,“说来听听。”
  “毁了婚约就是。”
  谢小侯爷眉宇一蹙,“与那令狐家的婚约,是我父亲订下的,我若毁了婚约,岂不是落人话柄。”
  周琅安抚道,“自然不是让小侯爷毁了婚约。”
  “你的意思是让那令狐柔……”
  周琅没有等谢萦怀说完,“正是。”
  “那你说,我该如何?”
  周琅菱唇微勾,谢萦怀见着他笑颜,即刻便会意,“我倒忘了,还没有哪个女人,逃得过你周琅的手掌心。”
  “侯爷过奖。”嘴上说着谦虚的话,但神态间流露出的得意却是不假。
  “只是不知道,你这又赠我宝贝,又替我解围,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谢萦怀见着周琅那张俊秀非凡的脸上露出那种和本身气质不符的得意颜色,心里不由的微微一动。
  周琅自然不会察觉,他探了谢萦怀的口风,知他对那令狐柔没有半分兴致,就足够了。说了几句漂亮话,哄了哄小侯爷,就告辞走了。
  ……
  令狐柔的脾气,自然和那些闺秀碧玉不同,周琅来这古代,见识惯了那种温婉可人的美人,再见令狐柔这种冷艳的美人,可不心痒难耐。
  但女人嘛,越是美艳,越是独特,征服的难度就越是大。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