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下山(穿越)——宋央

 《小和尚下山[穿书]》作者:宋央
  文案:
  湛明穿越成了一本书里的大反派,最重要的他还是个小和尚,一个武力值爆表身带万佛之光,走到哪儿人就死到哪儿的人间凶器。~\(≧▽≦)/~
  有一天,他遇见一个小可怜,日行一善顺手救了他,没想到此人竟然是书中那个高冷牛逼吊炸天的男主! Σ( ° △ °|||)︴
  从此,他的人生就走向了一个虽然前程金光闪闪,然而过程坑爹凶残的道路中去了。┭┮﹏┭┮
  cp:外表高冷内心三俗稍微有点渣→年上和尚攻×隐忍狠辣稍微有点痴汉→年下狼崽受
  湛明:“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男主:“呵呵……”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穿书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湛明、傅子铮(薛凛) ┃ 配角:很多~还没编好~ ┃ 其它:伪修真·真谈恋爱
  作品简评:湛明穿进书中成了书中武力值爆表身带万佛之光的的大反派,第一次下山顺手救了一个小可怜,却原来是酷炫狂霸拽的原男主,湛明的人生从此彻底的走向了虽然前程金光闪闪然而过程坑爹凶残的道路中去了。
  本文是一本修真穿书文,但是却不止于书中情节,人物形象生动,心理描写细腻,情节丰满,描绘了一个正能量的修真世界,值得一读。
  ==================
 
 
第1章 下山
  湛明顺着炼心桥离开朝晦寺的时候,他师父告诉了他三句话。
  他师父告诉他,现在他修为渐深,是该要进入红尘俗世,锤炼佛心。
  他师父还告诉他,红尘之中处处业障,他定要守住本心,方能成就大道。
  他师父最后告诉他,众生多苦,世道衰微,当存菩提之心,渡人出苦海。
  但是他师父并没有告诉他,当他遇见一帮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扒着他的大腿哭的时候,他应该作何反应。
  湛明是个穿越而来的死宅男,强大的交流障碍让他在这种时候,选择相信自己上一辈子短短二十几年所积攒的经验:遇事不决先装逼。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请起,贫僧初到贵宝地,如今还是诸事不明,施主请慢慢说。”
  湛明有一副好皮囊,洁白僧衣如霜似雪,五官清隽眉目如画,一双眸子澄澈如水,眉间一点朱砂,好似天外来人。
  跪在地上的人看着他不染红尘的笑几乎都呆住了,只有领头的那人还保持着理智,语气有些颤抖着道:“高僧救命,咱们都是流云镇的普通百姓,这镇子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妖邪,活吃人心,镇子中已经有许多人遇害,您从菩提岛而来,必定是朝晦寺的高僧,还请您救一救咱们的性命。”
  朝晦寺是东海第一仙门,位于东海菩提岛,有大乘修士坐镇,但是朝晦寺最出名的却不是修为的高深,而是朝晦寺修行的法门。
  菩提岛处于离火洲的最东方,是离日出最近的地方,曾有真佛在此处坐化,所以曾经留下万道佛光,而每一个朝晦寺的僧人都修行万佛之光,这种佛光对于妖邪几乎是有天生的优势,所以朝晦寺的僧众在离火洲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诛邪法器。
  这些百姓都是东海蓬莱群岛上的人,对于朝晦寺原本就有天生的尊崇,此时遇到一个湛明,必然不会轻易的放过。
  湛明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沉吟了半天这才道:“流云镇是覃渊薛氏之地,贫僧不敢擅专。”
  蓬莱列岛资源无数,除了顶级仙门朝晦寺,还有三大势力,覃渊薛氏、留仙阁和苍岚宗。
  在这其中湛明只对苍岚宗有印象,其他的两个宗门都不太了解。
  其实湛明穿越而来的头一年就知道自己穿越的地方是一本书,还是一本无脑升级文,男主一路开挂金手指粗得像定海神针似得,从一个蛮荒之地一路打到离火洲大陆的最高仙门,而他穿越的这个小和尚,正是本文最大反派,一路和男女主死磕,最后灰飞烟灭,连个魂都没留下。
  湛明初初知道这个的时候,几乎是崩溃的,但是现在却已经淡然了,那个文中反派作死,并不代表他也要作死,只要他不作死,男主再牛逼又能奈他何?
  但是湛明却也因此有了一部分优势,对于这个世界,他要了解的更多一些,虽然当初这本书他看的马马虎虎,但是总体剧情的走向他却是清楚的,因此也能帮助他避免很多问题。
  就比如说现在,在东海的这片地界上,他知道苍岚宗后来因为那位和男主相爱相杀的女主而崛起了,而朝晦寺却因为他这位作死的反派而衰落。
  至于这个覃渊薛氏,文中只提过,女主在苍岚宗的大师兄娶了薛氏的嫡长女,别的他都是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吃人心的邪魔是从何而来。
  湛明心里有些慌。
  但是这些百姓却看不出来湛明的慌乱,在他们看来,像是湛明这种高僧,就应该是谈笑间邪魔灰飞烟灭的主儿。
  所以那位带头之人继续道:“高僧,如今薛家的仙师根本不在此地,流云镇里人人自危,还请仙师救命啊!”
  湛明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周围,他不过是刚刚进了流云镇,还没来得及去朝晦寺的驻点挂单,就被这帮人堵到了城门口,现在真的是有些骑虎难下。
  正在此时,原处突然传来一阵琴音,周围一下子便静了下来。
  湛明双手合十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道剑光从西而来,空气中隐隐有琴音传来。
  周围的百姓都跪倒一地,独独只有湛明站在人群之中,远远看着竟有几分遗世独立之姿。
  湛明眯着眼睛看着来人,这都谁啊这么能装逼。
  湛明并没有疑惑多久,来人转瞬就到了城门边上,为首之人一身白衣怀中抱着一把琴,缓缓走到湛明跟前,温声道:“可是朝晦寺湛明大师?”
  湛明乃是朝晦寺海真尊者的入室弟子,今年刚刚结成金丹,虽然不像其他湛字辈的僧人都是化神以上修为,但是辈分却很高,这些人尊称他一声大师倒也没有喊错。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湛明,不知各位施主是?”湛明眉目宁静微微颔首。
  白衣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湛明,眼中隐隐含着几分赞叹。
  “我是覃渊薛氏的薛凌,见过湛明大师。”一边说着,他一边朝着湛明打了个稽首。
  湛明心下一动,看了眼前的青年一眼,这个叫薛凌的青年一身白衣,气质儒雅,眉眼间还带着几分青年的锐利,看这幅模样,应该是薛氏新一代的英才。
  “薛檀越有礼了。”湛明双手合十,对着薛凌微微颔首,从辈分上来讲,薛凌当然是他的晚辈,以湛明现在的辈分,只怕薛凌的祖父来了,也要喊他一声师叔,只是如今情形未明,湛明也不敢轻易托大,所以行事自然要周密些。
  薛凌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做事却十分稳重,他侧身避开了湛明的礼,这才笑着道:“祖父早就知道大师今日会到流云镇,所以特意让我在此等候大师,大师一路风尘仆仆,不若先入薛家休息片刻,然后再图后事?”
  薛凌说话彬彬有礼,行事也自有一番风度,只是湛明却心中疑惑,他虽然是朝晖寺湛字辈僧人,但是却只不过是因为师父青眼,才能拜入门下,才有了这个地位,及至如今他也不过是金丹修为罢了。
  这个世界以实力为尊,湛明不认为自己可以重要到让别人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个薛凌的祖父竟然知道自己到达流云镇的具体时间,只怕还是因为师父……
  湛明心中一动,抬头看了薛凌一眼。
  薛凌神情温和,眼角眉梢都还带着笑意,但是略显激动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看得出来,他对于湛明的决定是十分重视的。
  湛明将他师父这几年的动向,在脑子里转了一圈,他的师父虽然贵为合体修士,加封尊者,说起来除了几个大乘老祖之外,也算是一方强者,但是他本身性格孤僻,一生都醉心修炼,并不喜欢涉入这些红尘俗事,这么多年,朝晖寺底下这么多小宗门想要打动他攀关系,但是及至如今也没有成功的先例。
  他此时看着目光灼灼的薛凌,心中倒是起了几丝波澜,他的师父醉心修炼不理俗物,但是他却不能这样做,如今朝晖寺虽然看起来像是世间净土,但是身处其中的湛明却知道,正是因为这种超然物外的强大,才会使其中的门阀倾轧更加严重。
  就拿他师父的这一枝来说,他的师父海真尊者和如今朝晖寺的掌门海智尊者,据都是出自朝晖寺三位大乘修士之一,如一老祖的门下,也算得上是朝晖寺所有门阀之中,最位高权重的一支。
  但是湛明却十分清楚,在原书之中,朝晖寺之所以会在短短的时间中衰落,正是因为在自己得罪男主之后,其他门阀的坐视不理,将他们这一枝当作了平息男主怒火的牺牲品,这才导致了他们这一枝全灭,海真尊者和海智尊者灰飞烟灭,如一老祖自戕而亡,朝晖寺元气大伤。
  他们以为这能够让男主熄火,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男主的性格,他在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困苦之后,早就不是一开始那个善恶分明的少年,整个朝晖寺,都成了男主彻底统治离火洲的垫脚石,自此东海再也没有了朝晖寺。
  虽然这一切都是源于原主的作死,但是湛明也从这件事情中看出了一个问题,外人看起来超然物外的朝晖寺,并不像他表现的这样无欲无求。
  湛明微微垂首,等他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却早就戴上了慈悲的笑容。
  “阿弥陀佛,承蒙薛檀越所请,贫僧叨扰了。”
  湛明说的客气,但是薛凌一听湛明应了,脸上的笑便再也掩不住了,急忙道:“大师能来,是薛家的荣幸,哪里算的上打扰,大师,我们这就离开吧。”
  湛明就要点头,却突然又看见了跪了一地的贫民们略带期待的眼神,神色不由得一顿。
  “薛檀越,我听这些施主们说,流云镇最近被一吃人妖邪所扰,不知可否有应对之策?”
  湛明一说这话,这些百姓们脸上顿时生出几分希望,急忙望向薛凌。
  薛凌似是也没想到湛明会问出这样的事,原本脸上的笑此时也滞住了,他当然知道流云镇的事儿,只是……
  薛凌轻咳了几声,温声道:“大师放心,流云镇的事儿薛家一定会解决的,早在前几日,家主便派了家中子弟过来,帮助镇中百姓解决灾患。”
  百姓一听这话,顿时喜形于色,在他们的概念里,薛家的人都是天兵天将下凡,只要薛家来人,流云镇这点事,自然不再话下。
  而湛明听薛凌这样说,也算是松了口气,这些世家子弟,其他方面不算,但也不是信口开河之人,既然说了薛家会有人来,那此地之事也就不算什么了。
 
 
第2章 薛家
  薛家被称为覃渊薛家,本家所在之地当然在覃渊,覃渊在东海的东南,周围有一圈小岛围绕,上边住着依附着薛家的小世家,而薛家本家则住在中心的本岛之上。
  而流云镇只不过是薛家势力范围内的一个小小的镇子,只是因为其与朝晖寺相近的地理位置,这才多了几分关注,湛明此时既然答应了薛凌的请求,自然是要随着他一起前往覃渊的。
  薛凌一行人具都是白衣飞剑,看起来气势十足,湛明心里感叹学己任财大气粗,却默默的从乾坤袋里选了一个逼格最高的飞行法器,也就是他师父送给他的檀香佛珠,乃是上品飞行法宝,有步步生莲之效。
  看着薛家人一脸或是艳羡或是崇敬的表情,湛明轻轻笑了。
  薛家虽然豪奢,但是与东海魁首朝晖寺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一线。
  流云镇离覃渊并不算远,他们催动法器全力飞行,三个时辰便到了,初一入覃渊,湛明便立刻察觉到了不同。
  周围的灵气纯度十足,与刚刚在外围之时混沌气息完全不同,虽然比不上朝晖寺,但是也难能可贵了。
  他站在法器之上向下看,却只看到薛家重重的青瓦白墙造型古朴的建筑群,就像是设计森严的皇城,看起来既宏大又庄重。
  湛明看见薛凌按下飞剑,也有样学样降下了自己的飞行法宝。
  一踏入本岛的土地,便有一行守卫样子的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打头的是一个面像平凡的高个青年,好似与薛凌也是相识的,笑着道:“您终于回来了,刚刚五叔祖还问起您呢。”
  薛凌神情淡淡的点了点头,将自己手中的玉牌递给了那个人,那个人没有料到薛凌竟然如此冷淡,不由得神情一僵,但是仍然还是不敢得罪薛凌,强笑着接过了玉牌,他低头查探了一番,这才道:“没问题了,您请进吧。”
  他将玉牌递回给薛凌,却突然看见了混迹在队伍中的湛明,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位小师傅是?”能和薛凌在一起,这个人也不敢托大,小心翼翼的问道。
  薛凌皱了皱眉,冷声道:“这位是朝晖寺的湛明大师。”朝晖寺三个字他咬的异常的重。
  这人猛地一惊,又回过头来看向了湛明,朝晖寺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就像是头顶的天空一样,一直都是仰望的存在,如今薛凌竟然能请到朝晖寺的人,这在整个东海来说,都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
  “原来是朝晖寺的湛明大师,小子无礼了。”这人立刻变了脸色,一脸谄媚的冲着湛明行礼。
  湛明双手合十,微微颔首,薛凌却一脸厌恶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了,我还要向父亲回复,你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那人有些意犹未尽的离开了,薛凌却一脸尴尬的向湛明道歉:“前辈,真是抱歉,让您见笑了。”
  湛明笑着摆了摆手:“无事,您太过客气了。”
  看着湛明并无不满,薛凌这才松了口气,他可是听说过的,朝晖寺的那些和尚,各个性情古怪,十分难伺候,当年他祖父就是因为无意间惹怒了一位朝晖寺的高僧,这才导致他们这一枝在薛家一百年都籍籍无名,直到这几年这才缓了过来,所以这一次的事情,他更是万分慎重。
  湛明随着薛凌顺着造型古朴的青石路,朝着薛家的中心走去。
  一路上倒也遇见了几个薛凌相熟的人,但是这些人倒是没有像一开始那个人一样那般谄媚,只是寻常罢了,湛明心中猜测,只怕这位薛凌的地位在薛家也并不是多高。
  这样湛明心中倒是缓和了几分,要是薛凌在薛家的地位过高,他倒要担心薛凌会胁威自重了。
  湛明一行人进了薛家的里门,那是一座高大的青石所雕的大门,古朴而又庄严,刚一站定,便似有远古之息扑面而来。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