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皇说他只想当咸鱼(重生 兽人)——鬼半京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虫皇说他只想当咸鱼
作者:鬼半京
文案
【注】末世后的兽世,软科幻。
虫皇向来只有一个,但刘一泽这代却是双生子。
双生子要死斗夺皇,刘一泽说:“不想动,你当吧。”
淘汰的虫皇要离魂,刘一泽说:“我躺着,离吧。”
魂魄意外落入安全巢,刘一泽说:“当个废材也不错。”
安全巢打开被杀害,刘一泽说:“死就是长眠啊。”
被杀害后又活了,刘一泽说:“嗯……”
活了之后又被杀害,刘一泽:“……”
死去活来20次,刘一泽的懒癌终于被治愈,他怒而冲出安全巢,想在外面继续当一条咸鱼。
然而沦落兽世,咸鱼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未来架空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一泽 ┃ 配角:白成皓 ┃ 其它:兽人
==================
☆、第1章 〔●—●〕
  (〇)从2016-12-28号穿越回来补充:
  此文自设了一些概念。因此需要一些篇幅在不影响剧情的、合适的地方作解释。
  除了一开始的各种暗示,在11章、14章都已经完全点明了全部基础设定。
  所以,请稍微耐心一些。么么哒( ̄3 ̄)
  ————————————————————————————————
  (一)关于本文设定:
  1:所有设定,都是作者自设,请勿带入其他既定设定。【划重点】
  2:文里的智慧种族,都是人变异而来。(兽人跟人兽差很大的啊喂)
  3:这是末世兽人文,轻松为主。科学不科学,脑洞为主。
  4:我是文案废,如果可以,请直接看文……(。_。)
  5:参考了《未来之种植师》与《兽世》的背景和部分设定。
  ————————————————————————————————
  (二)关于雷点萌点xo点:
  1:双洁?
  本文是。但我觉得只要在恋爱期间,两人身心保持忠诚就ok。以后的文我不会再单独提出这个了。(此处提出,是上个文答应过一个读者会标注,虽然她不一定会看这个文。)
  2:虐?
  身体受伤有。但是感情虐戏(背叛、小三、出轨……)我拒绝。
  3:主受。
  会苏,但拒绝“作天作地、我是上帝的宠儿、全世界都要爱我”模式。
  4:三观……太危险了这话题,仁者见仁,跳过。
  5:甜文。互宠。强强。
  强强:身心独立,相对成熟,彼此信任。并非一定要武力相当、地位相当、互争攻方、脾气相当等等。(如以上理解不成立者,请自行划掉强强标签。)
  6:h。
  文里肯定别想啦,但如果我有写就会放在微博:鬼半京。
  ————————————————————————————————
  (三)想要对读者说的话:
  1:文大概还是会很冷。_(:3」∠)_。
  2:身体缘故,不会像上个文那么拼了(日6k),多产无望。
  3:我很喜欢读者跟我互动,上个文也得到了几个小天使一直的鼓励,很开心。虽然还是一只咸鱼,但谢谢大家。共勉。
  ————————————————————————————————
  (四)我开始话唠啦~~~~~
  1:首先这个文的初衷
  我是只想写个兽人末世的世界风情,因为我对幻想异世什么的,一直很感兴趣。描述一棵巨大的猴面包树,我都会特别满足。
  2:再说这个文的风格
  这个文的风格,不算种田,算游记多一点吧。我轻松写,大家轻松看。
  3:最后这个文的目的
  我之前写文,都很用力过度。然并卵,前期多大的热情,后期就多大的失望。尽管不想做大大的作者不是好吃货,但这事也看运气啊。加上10月份身体发出了警告,所以这个文的目的,就是以我开心为主啦。(*/w╲*)
  4:关于作者有话要说
  我很怕寂寞的,所以就算读者不跟我聊天,我也会自己精分在作者有话要说里跟自己聊天。
  (重要的事,我会放第一个“————”上头讲完)
  (所以讨厌话唠的读者,看到第一个“————”上没有正经事,就不用往下看啦~)
  ——————————以下是我憋不住的洪荒之力的吐槽——————————
  1:黑子
  对于有些ky的读者,我会选择性失明。
  但对一些随手黑的大龄熊孩子,科科,是时候磨炼一下自己的毒舌技能了。
  很多作者都会说,不要跟读者吵,影响不好什么的。
  但我是个小透明啊,微博和作收加起来都不到五百,写几个月的文还倒贴电费,我有个喵的影响?再说了,就算我再怎么小伏低,我的文也是被同步盗、也有看完盗版来正版第一章喷的黑子。
  so,我忍个毛线?我是来写文找同好的。不、是、来、受、气、的!
  2:v文
  v文的本质就是:v不v,看我高兴;买不买,看你高兴。
  ·别跟我说用爱发电、不忘初心,我就一俗人。
  ·我不仅希望v,还希望大卖呢。(⊙w⊙)
  ·我一高兴不仅v,我还倒v呢。╭(╯^╰)╮
  3:非黑,但胜似黑的部分读者
  这部分读者是什么情况呢。(只遇到过两三次,但真心了……)
  第一种:读者就是大爷。这类读者眼里,作者是“服务员”。ta可以随意发泄ta的负能量,而“服务员”就该受着。不受?那我不看了,我还继续骂,你能怎么着?
  第二种:说话掂不清轻重。一上来就我操、我日、他妈……等等,还觉得这种语气表示亲近友好,或者觉得是表示自己态度严肃的。
  对第一种读者想说的话:不是很懂这种“上位者”的逻辑和教养。
  对第二种读者想说的话:激烈的言辞≠严厉的措辞。在“亲近”和建议之前,我更希望先得到你的礼貌和尊重。
  “互相尊重”,这难道不是为人处世的最基本的东西吗?
  4:最后
  再次吐槽的删评功能。作者只能删2分评是几个意思?谁有病会去删读者的好评啊?恶意评论投诉好几天都不会理,盗文投诉要求我们自己提供盗文者的联系方式(我有还用着你?)。
  简直不可理喻!(ノ`Д)ノ
  ————————————————————————————————
  我、爱、读、者~
  鬼、神、退、散!
  么~么~哒~
☆、第2章 最后三个月
  刘一泽重生了,这并没什么新奇,毕竟这都是第20次了。
  不过上一次的死亡,绝对是刘一泽19次死亡里最糟心的一次——被邻居家四个月大的婴儿咬死,还能更光荣吗?
  那婴儿就算异变出尖牙,一口也不过破一层皮。但偏偏因为刘一泽被灌入记忆的“圣父”情结,导致他无法向那个婴儿下手,就这么被那一口小尖牙给磨死了。在死亡的前一秒,刘一泽还奋力拿起一件棉袄裹在那个婴儿身上,害怕婴儿被冻着了。然后他才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安详地死了。
  这圣得,不发张感动中国的年度好人卡都说不过去。
  不过当刘一泽的灵魂离体、记忆影响清除之后,刘一泽看着地上自己的尸体,只有一种鞭尸的冲动。
  所以当刘一泽即将再次重生、“云儿”再次联系他的时候,刘一泽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在记忆被灌入前醒来!
  万幸,“云儿”做到了。
  刘一泽从床上坐起来,一抬头就看到对面墙上的一个电子钟,那是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发光体,上面正显示着现在的时间:0000年0月0日00点08分。
  距离倒计时零点,还有8分钟。
  “总算赶上了。”刘一泽露出个笑脸来,掀开被子下了床。
  如今整个安全巢都还没启动,自然也没有水电之类的供应。就算有,刘一泽也不敢开灯,那会让安全巢的防卫系统察觉,前功尽弃。
  刘一泽用了三分钟,在这个偌大的漆黑房子里找到了厨房,然后在厨房中摸到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刘一泽站在厨台边,一手握刀,一手抬起按着自己的额头。从额头边缘开始,微微用力按压着摸索,摸到眉心上面一点位置的时候,刘一泽的手停住了,他在颅骨上找到了一条浅凹痕。
  刘一泽没有半点迟疑,手里的尖刀贴着按压的指尖,准确地刺中额头的凹痕处。鲜血顿时顺着脸颊淌下来,漫过眼皮,刘一泽干脆闭上了眼睛。
  尖刀刺入后,刘一泽手臂一沉,尖刀便割开了凹痕上的皮肤,再往里一送,“咔”的一声轻响,刀尖触碰到了刘一泽的颅骨。
  瞬间,疼痛蚕食着刘一泽的神经,他的牙关猛地咬紧,但是动作却没有停下。刀尖再次前进,卡入凹痕,自上而下刮着颅骨的凹痕划过,在靠近凹痕末端的位置,刀尖碰到了什么东西。
  找到了。
  刘一泽的眼珠在眼皮下动了一下,手上一顿,紧接着又突然猛地发力,刀尖立刻被压入了凹痕、刺破颅骨!
  “唔!”刘一泽从嗓子里挤出一声低吼,动作也停了下来,但是手却依旧没有放下。
  刘一泽粗重地喘息着,缓过这一波剧烈的疼痛,并且在心里计算着倒计时——还剩最后一分钟了。
  刘一泽的下颌绷出一道凛冽的线条,手腕一转,刀尖在颅骨缝隙之中猛地下压,勾住了那个卡在缝隙里的东西。
  十、九、八、七……二、一!
  倒计时的最后一秒,刘一泽的另一只手搭住了握刀的手的手腕,双手齐齐发力,猛地朝外一挖!
  “当”的一声轻响,一个金属片从刘一泽的额头里落下,掉在了水槽中。
  与此同时,倒计时归零,下一秒,时钟上倏然跳出了几个数字——2017年7月23日00点00分01秒。
  窗外,原本一片漆黑的城市,灯火次第亮起,转眼间霓虹都映红了天;公路上的车辆动了起来,高楼大厦之中也开始有人影走动。
  安全巢启动了。这个城市也活了过来。
  “呼……”刘一泽吐出一口气,放松下来。他丢开手里的刀子,转身靠在厨台上。
  时间刚刚好,他成功了。
  休息了半分钟的样子,额头的伤口还在往外冒血,疼痛还牵扯着神经,兀的让人心烦。
  刘一泽抬手,食指划过伤口,在伤口边缘的额头上轻轻一敲。就见那被割裂的伤口竟然开始快速愈合,不过二十多秒的时间,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只在皮肤上留下一片血迹。
  刘一泽很满意这个效果,轻笑出声:“没白疼。就是慢了不少。”
  也是,之前因为被强行灌入记忆的同时,他的基因会被安全巢的中央系统读取,所以他一直压抑着自己,没有改造占据的身体。这能力也许久没用过了,速度自然下降不少。
  哎,急不得,要摆脱这个死循环的无限重生,他还得慢慢来,韬光养晦,等安全巢自己打开的那一天到来。
  刘一泽摇摇头,甩掉脑袋里烦人的思绪。他随手擦了把眼皮上的血迹,然后转身从水槽里捡出了一个血糊糊的东西,拇指一擦,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个指甲盖大小的白色金属片。
  刘一泽眼神微冷。紧接着,就见他的指尖上,忽然浮现出了一道黑色的痕迹。
  那痕迹看着像是纹身,但却是会动的纹身。当黑痕游动着靠近金属片的时候,忽然如枝桠分化开叉、并从刘一泽的皮肤里钻出,像是细小的黑色野草一般,缠住了那片金属。
  被缠住的金属震动一下,然后一团光晕散发出来,被“黑草”立刻抓住、禁锢,让它们无法脱离金属片消失。
  同时,那些光晕里的“记忆”也呈现在了刘一泽的脑海之中。
  真巧,这次的这个身体也叫刘一泽。设定是一家手工工作室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个很负盛名的雕刻师。
  身体数据:男,34岁,181公分,健康。
  人物关系:父母双亡,没有亲人,没有恋人,点头之交数个。
  个性设定:性格冷清,不爱社交,热衷运动和雕刻。
  多金、单身、健康,没有累赘的人际关系。很好。
  看完生活需要的基础记忆后,刘一泽手指一错,手里的金属片就被捏成了两半,储存着其他记忆明细的光晕也瞬间黯淡,一并泯灭了。
  看着碎裂的金属片,刘一泽感觉神清气爽——重生20次,被迫演绎了19次别人的人生,他早腻烦了。
  这一次,他终于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过日子了。
  刘一泽把手里的金属片丢进垃圾桶,转身朝浴室走去。
  上两个安全巢的时间设定,都是在80年代的乡村,那生活条件,快让他忘记了现代文明是什么东西了。
  刘一泽在灌满热水的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小时才出来。洗完澡后,刘一泽也没擦身,就直接走到了浴室外的洗漱间,站在了镜子跟前。
  看着镜子里的人,刘一泽露出个满意的笑容来:“这次找的身体倒不错。”
  镜子里,男人身材精瘦修长,肌肉匀称,的确是长期锻炼的结果;皮肤却因为常年宅在工作室,很白,但也是健康充满生命力的;至于脸……刘一泽微微挑眉,这是他重生20次里,长得最好看的一次。
  这张脸长得很勾人,之前的设定那是冰山美人,但现在刘一泽一挑眉,就漏出了几分风流气场;刘一泽再一眯眼,嘴角微微勾起,又慵懒得像是一只高贵的波斯猫。但无论哪个气质,都有个共同点——性感。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